就在简桀和陆壬丁两人的视线摩擦生电、眼里噼里啪啦迸射出激烈火光之时,陆壬丁的手机铃声在这时撕心裂肺地响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把在场的三个人吓得都是一个激灵。

    因为这响起的铃声,显然不是从什么热门的流行曲或者热播电视剧的主题曲中剪下来的,那一听就是段原创的音频。

    ——并且听起来还是某种动物在经历痛苦、或者濒死时发出哀嚎的音频!

    单纯脑子里立刻跟过电一样,猛地联想到悬疑剧经常会出现的一些病态的角色。

    而那些精神非正常的人们,往往在学生时代之时常常会干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就比如作出虐待甚至残害身边的小动物可耻行为、将它们被迫发出的惊恐叫声录制到手机里以满足自己畸形的需求……

    预感果然灵验了,这个陆小号十有八九地是个病.娇没跑了!

    单纯保持微笑,心里却已是满头大汉:那个什么……可以申请删号吗?

    问理由?这画风完全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好嘛?

    病娇的属性放在三次元里可一点也萌不起来啊喂。

    简桀和倪姜交换了一下“我勒个乖乖”的眼神,皆是与陆壬丁拉开了点距离。

    而陆壬丁则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似的。

    只见他很自然地眨了眨他那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将失声尖叫的手机从兜里拿出,也不接通,只是在扫了一眼屏幕后,行云流水地按下了拒听键。

    “应该是我妈在催我回家啦。”他不再理会呆若木鸡的几个人,转身走向医务室内唯一一张办公桌。

    “我过来拿作业,上次来找单纯哥哥问问题的时候落在这里了。”

    说着果然从抽屉深处翻出了几本笼罩着耀眼金光的、橙灿灿的《五年中考,三年模拟》。

    分别是语、数、英和物理化学——叠起来厚厚的,跟板砖似的,扛在肩上就准备辞别离去。

    当这样一整套淘宝售价210领券后195人民币的一整套五三时,简桀的眼角十分明显抽动了几下……

    他觉得眼睛稍微有些被晃到了。

    而一片被惊的退避三舍的倪姜,更是直接露出“卧槽快拿开这玩意辣眼睛”的颜艺表情。

    俩学渣作梦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五三——居然特么还有初中版的!!

    曲一线到底是什么童年噩梦!?

    你还要支配多少莘莘学子的幸福沙雕时光?——这是身为咸鱼的他们完完全全所不能理解的。

    “小丁,等一下……”单纯看到那亲切又熟悉的小伙伴五三,情绪稍微冷静了下来。

    他很严肃地叫住了已经把门拉开一半即将离去的陆壬丁:“我有点事情想问你。”

    他果然还是无法无视那个既诡异又可疑、并且隐隐散发出恐怖与鬼畜的手机铃声。

    真希望不是自己脑补的那样,单纯不愿意相信这个他亲手制造出来的小号会是个扭曲的角色。

    陆小号和其他三只小号不同,他这最后一个小号弟弟,是系统随机捏出来的。

    没错,也就是说,单纯在捏脸的这个环节上偷工减料了!

    他在设定小丁人设的时候,随便叫系统给他套了个模板。

    等到角色属性已经无法再次修改、病.娇已成定局的时候,一切都为时已晚。

    再加上现在小号失控,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一人血书小号弟弟回炉重造……

    “什么事?单纯哥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