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去去,你这熊孩子懂个鸟鸟。”

    倪姜瞪他,开始为简桀辩解开来:“桀哥他这是吹不了空调,在室内披着,到室外方便脱,这叫生活的智慧,你懂个虾饺?”

    “哦,”大眼仔听过倪姜的话后,拿着大眼睛仔细打量起简桀,“那他这是……”他用真相只有一个的口吻道,“肾虚咯?”

    “嗬——!!”

    倪姜听着倒吸一口凉气,他甚至偷偷瞄了眼简桀脸上的微表情。

    求生欲极强地挪着几乎不可察觉的小碎步离对方远了一些。

    倪姜怕这个狼灭发起飚来波及到自己……

    简桀这回反倒是意外地沉稳,他不动如山——此时在纠结另一个问题。压根没工夫和这个不知从哪来的毛头小孩置气。

    “你刚刚叫单纯什么?单纯……哥哥?”他语气有点不善,眯起眼问道,“怎么?认识?”

    “是啊,我们关系可好了?不行吗?”大眼仔吐舌扮着鬼脸,并且从旁跳开,“嫉妒了吗?嫉妒了吧!哔——”

    而被单里鸵鸟遁的单纯听到外面正讨论他,表示很懵逼。

    他不记得有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带点稚嫩的声音。之前听到有人叫他“单纯哥哥”的时候也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还有,他甚至没来得及看清来着的模样,就被手速惊人的倪姜把门给带关上了。

    所以这个确实把他换作“单纯哥哥”的孩子到底是谁?

    这么疑惑着,单纯小心翼翼地揭开被子的一角。

    偷看了以后才发现是那个还没有用过的小号丁主动找上门来了。

    这个小号丁的名字叫作陆壬丁,单纯最开始给他的人设是“自华高中医务室老师的儿子”,而他俩相知相识的剧情被单纯巧妙地设定为:

    一个午休经常来母亲医务室写作业的初中学弟,与一位经常被殴打进医务室的高中学长,长此以往产生了深厚感情的故事。

    然后这个小号中的弟弟,被他设定为了超黏人的小奶狗。

    嗯……除此之外,好像还掺杂了点病.娇偏执狂的属性……来着?单纯不记得了。

    但现在回想起来,他只觉得这个设定有一丢丢的不妙,令人害怕。

    并且更令人害怕的是,如今这个号已经失去了单纯的控制。

    “单纯哥哥!!”

    陆壬丁眼尖,视线一下子就捕捉到躲在被子底下探查敌情的单纯,连个让他把头重新缩回去的机会不给,就嗒嗒嗒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了。

    果然,犹豫,就会败北!

    单纯含着热泪这么悲愤地想着,被陆壬丁连人带被子的扑了个正着。

    “哥哥我好想你,你想不想我鸭?”

    小号弟弟扬起一张天真无邪的小脸,张开双臂把他勒得死紧,奶香奶香的小身体还一直往他身上蹭啊蹭的,蹭得单纯突然就想喝简桀给他买的香飘飘奶茶了。

    黏得死紧死紧没有办法,被裹成了蝉蛹的单纯只能无奈、牵强并且卑微地从被子里挤出一只手,轻轻柔柔地拍着陆壬丁的天灵盖,手法跟撸猫倒是没什么两样。

    陆壬丁从喉咙里发出一阵很享受的呼噜声,另一边将一切尽收眼底的简桀则从关节间弄出好大一声咔吧脆响。

    倪姜脖子一缩,心说爱莫能助。

    单纯却还在思考其他事情,完全没有注意到他都快将陆小号给撸秃的事实。

    他还是搞不明白为什么曾经从来都没上手操作过的路人丁也会失去控制?

    路人甲乙丙那哥仨能够自主活动了是因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