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堵的那个时候:

    “你们有什么事。”

    单纯没有这样问,他直接撒丫子就跑了。

    因为,来的人除了4班那个以胡须崽领头的纸老虎三人组以外,还有两个一看就是真不良的家伙。

    颇为张扬的发型,杀马特贵族的气质,其中一人耳朵上还装逼地夹了根烟。

    简直是使上了浑身的解数在向着他人警告着“老子!不!好!惹!嘿嘿!”,光是外表看着就挺横。

    面对这样的人,试问谁还敢傻愣地站原地、面不改色地来一句“你们有什么事”?

    装逼也要有个限度的好嘛!

    单纯他不想冒着生命危险去装这个逼。

    之后的场景,大概就是两只饿狼外加三只鬣狗,与孤立无助小绵羊的生死时速追逐战。

    乱作一团的脚步声回响在空荡荡的4楼。

    讲道理,这个点了,正常的学生都应该在食堂厮杀。

    ——而不是在空无一人的走廊被一群大爷们玩着“来追我呀嘻嘻哈哈哈”的游戏,尽情挥洒青春的臭汗!

    单纯面无表情地思考着没有什么营养的内容,将身后几位“大爷”钓鱼一样带往既定的方向,高一1班。

    既然一早知道麻烦会找到自己头上,单纯也不可能坐着等死。他事先就思考好了完全的对策,利用三节课的时间,将一切都安排得明明白白。

    他看过卢任嘉的今天课表,上午最后一节是刘传承的课。

    如果系统定时功能没有出差错的话,那么现在的卢小号应该是依照着他的指令停留在1班拖着老刘请教题目。

    至于一个偏理班级的学生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对历史展现出如此惊人刁钻的兴趣,这个就留给刘传承他老人家慢慢去琢磨了。

    而另一方面,上完体育课的路仁艺没准现在正在赶回来的路上,兜里还鬼鬼祟祟地揣着他的暖手宝小米手机,随时准备摄像拍照。

    至于单纯的第三个小号。那个高二年级的学长、力气很大的鲁刃冰,因为等一下很有可能会派上用场(比如扛个把人去医务室什么的),所以单纯将他的调到了睡眠模式,目前在自己的班级趴着养精蓄锐、节能省电。

    计划本该是这样的——单纯跑,几个人追,路仁艺躲在暗处趁着几人不注意录下证据,卢任嘉迅速终结与老刘在题海中的周旋,二人出来撞见小绵羊猎杀现场。

    之后,人证物证一锅端,单纯遭欺凌事件被证明属实,让这几人夹着尾巴,消停一段时间。

    完美。

    但事实证明,再完美的计划,等到真正操作起来远没有想象中的顺利。

    单纯虽个儿不高,只有一米七出头的样子,但由于长期被各种追的缘故,逃脱速度简直逆天。

    只不过拥有如此优势的他,到底还是被坐拥“小飞毛腿”称号(主要是因为他腿毛真的很多,跑起来像全部变成了小翅膀,跟要飞起来似的,故因此得命)、曾小学部田径队队长的胡悦给追上了。

    而后者为了报大课间榴莲奶洗头一仇,上来二话不说,直接一个壁咚把单纯给怼白墙上去了。

    这里的壁咚不像是正常的壁咚那般美好,因为咚这个壁的不是别的什么,是单纯的脑袋。

    胡须崽ntm!

    单纯和墙壁亲密接触咚了个七荤八素,感受到了窒息的绝望。

    胡悦内心暗爽:噫嘻嘻嘻嘻嘻,臭奶浇头之耻终于报了。

    而好在胡悦这人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重要部位疏于防范,强忍着混沌清醒过来的他抬腿对准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