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玄幻魔法 > 重度痴迷 > 正文 第66章第十八点欢沁
    在心理医生的建议下,祁北杨并没有直说目的, 把心理医生以一个朋友的身份介绍给了余欢。

    余欢坐在轮椅上, 安安静静地看着心理医生。

    目光中满满都是戒备。

    祁北杨一看她这目光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心理医生还没说上两句话,余欢忽然红了眼眶, 叫他出去。

    祁北杨愣住。

    下一秒, 余欢拿起旁边的小兔子玩偶,重重扔到了祁北杨身上, 声音中已带了哭腔:“你出去啊!”

    心理医生见势不妙, 立刻拖着祁北杨出了门。

    这还是回国后, 她第一次情绪失控。

    心理医生惊魂未定, 扶了扶眼镜, 同祁北杨解释:“余欢小姐拒绝同我交流……这种状态很不好。”

    祁北杨沉默地看着紧闭的门扉。

    方才出来的时候,心理医生给关上了。

    桑桑还在里面。

    余欢面色苍白地坐在轮椅上。

    她也不知自己为什么发火,只是本能地抗拒那个男人的接近。他应该是心理医生, 余欢知道, 可她不明白为什么祁北杨为什么会请了这人过来。

    她最近表现的挺好呀, 也没有闹。

    她没有病,为什么要把她当做病人来看待?

    内心一片茫然,余欢心里面乱糟糟的, 她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努力够到手杖, 慢慢地行走。

    不想向祁北杨道歉。

    他不该揣度她的想法, 把她当成一个需要帮助的人。

    她不需要, 只是, 只是腿暂时受伤了而已。

    余欢心里面发堵,越想越难受。

    不想出去,不想看到他。

    门外,心理医生仍同祁北杨建议:“她现在情绪波动大,尽量不要打扰她……”

    祁北杨想要推门进去看看,又因这么句话,生生地顿住脚步。

    给她些空间也好,叫她安静地想想。

    他不可能一直在这里,交代人照顾好余欢;临走前,敲敲卧室的门,没有人回应。

    她或许在睡觉,或许仍在生气。

    祁北杨在门前立了半分钟,这才离开。

    卧室内,余欢强迫自己看书,可没看几行,脑海中那些方块字分割开,又扭曲成小黑点,什么都看不下去。

    她将书放在桌上,仰脸看着天花板。

    怔怔地出神。

    祁北杨给她请的美术老师下午就到了。

    她穿着杏色的连衣裙,瞧上去三十岁左右,皮肤如蜜,笑起来有隐隐的酒窝,声音温和而干净。

    在征求了余欢意见之后,美术老师从最基础的素描开始,教她开始画小方块。

    画具早就备着了,甚至连铅笔都是削好的。

    余欢刚下笔的时候还有些抖,心神不宁,但随着老师的讲解,慢慢地平息了下来心情。

    她决定暂时不去考虑祁北杨的事情了。

    在画室里坐了接近两小时,祁洛铃过来了,看到余欢在上课,她只好眼巴巴地拉个小凳子在旁边看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余欢聊天。

    美术老师知道自己的作用不过是哄这伤了腿的小姑娘高兴,看着一旁祁洛铃眼巴巴的,笑着给余欢提前放了假,收拾东西离开。

    祁洛铃高兴坏了,她主动推着余欢去洗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余欢喜欢听这小姑娘聒噪的话,微笑着听;祁洛铃几乎要把满肚子的八卦都告诉了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