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玄幻魔法 > 重度痴迷 > 第42章第四十二点贪欢
    余欢捏着手机, 眼睛也不眨一下:“……嗯。”

    当然还是真的。

    先前的她,因为太过怯懦,失去了很多很多,不敢去争取,不敢去努力,只会麻痹自己,告诉自己说不需要那么多;不仅仅是生活上, 还有感情。她与祁北杨之间, 永远都是被动的那一个……可现在,她想试一试,去努力一把。

    她屏住呼吸。

    隔了大约半分钟, 才听到祁北杨的声音:“那就说好了,你可不许骗我。”

    余欢也笑了:“不骗你。”

    只要祁北杨不再那么偏激,她可以与他重新来过。

    如果一个人一辈子都不曾放手一搏过,那等老了之后, 岂不是要平添很多遗憾?

    “我相信你,”祁北杨站在病房中,他缠满绷带的那只胳膊飞快而灵活地敲着键盘,哪怕瞧不见余欢, 但只是听着她的声音,就足够令祁北杨感到满足,“晚上早点睡啊, 桑桑。”

    “晚安。”

    余欢把头闷在被子中, 又发了会呆, 仍旧有种不真切感。

    只希望祁北杨,千万不要令她失望呀。

    细细想起来,之前祁北杨确实也没怎么骗过她。

    这人重誓约,答应过她的事情,极少反悔——答应她会安置好慈济院,也真的安置的妥妥当当;那时候说不动宋凌,也没有动……

    宋凌的腿,始终是她心头上的一根刺。

    而今天下午,宋凌又亲手把这根刺拔取,还叫她认清了,原来她也不曾完整给予祁北杨信任。

    错的从来都不是他一个人啊。

    —

    程非感觉这两日祁北杨的心情好的不像话。

    按照常理来讲,祁北杨刚刚被孟老太爷弄了个没脸,和余欢的关系也没怎么缓和,再加上伤了头和胳膊……这接二连三的倒霉事,祁北杨的心情怎么还能这么好?

    难道是物极必反,还是说,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程非百思不得其解。

    祁北杨这段时间也没歇着,该处理的公务一样处理;伤了胳膊算什么,顶着绷带依旧可以参加会议,愤怒起来砸文件夹时也是生龙活虎的。

    程非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又二次失忆了。

    他试探着问祁北杨还要不要继续查查沈照的底,祁北杨竟然也微笑着说不用查了,一个家庭教师而已。

    程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早些天,冷着脸说要把沈照扒个底儿朝天的人是谁啊?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祁北杨说不查了,程非当然也收了手。沈照也没什么好查的,干干净净的履历,没犯过什么混账事,要是程非有个女儿也想嫁给他。

    也难怪孟老太爷动了心思。

    程非真正察觉到祁北杨同余欢“死灰复燃”,已经是一个周之后的事情了。

    祁北杨终于住满观察期,从医院搬回家中住,程非这些日子东奔西跑的,也没少担惊受怕,生怕哪天祁北杨的这脑子被这么一撞,再戏剧性地想起之前的那些事情来。

    还好没有。

    只是在出院的这天,程非听到了祁北杨打电话,语气温和而柔软:“你今天开学对吗?上下学方便吗?需要我接你吗?”

    程非愣了。

    二哥这什么时候开第二春了?

    还是个正在读书的小姑娘吗?二哥就是偏爱这一类型的吧?

    程非站在门口,没等他敲响门,就听到祁北杨紧跟着的另一句话:“桑桑,要是你不喜欢的话,那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