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玄幻魔法 > 重度痴迷 > 第39章第三十九点贪欢
    孟老太爷怒不可遏, 紧紧握着拐杖, 没等祁北杨起身, 这结结实实的一拐杖就落在他身上。

    他年纪虽然大了,但身体康健,力气都还在, 这一下结结实实,抽的祁北杨皱了眉。

    “畜生啊!”孟老太爷气的哆嗦, 瞧见祁北杨仍不肯放手,更怒了,“给老子松开!”

    余欢也被吓了一跳,颤着声音叫了声外公。

    这一下激的孟老太爷更心疼了。

    好好的一个姑娘, 千辛万苦长大,刚享了没两天福气,又叫这个猪狗不如的家伙给缠上……他一开始的预感没有错,姓祁的这小子就不是个东西!

    祁北杨看见孟老太爷满面怒容,担心把老爷子给气出个好歹来, 松开手:“外公——”

    “外你娘的公!”孟老太爷手里的拐杖拄在地上,死死地瞪着这么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滚!”

    他高高举起拐杖来,对着祁北杨又是一下, 这一下抽的结实, 砸在他腰上;祁北杨不闪不避, 怕再刺激到老人家。

    他也是万万没有想到啊, 没有料到孟老太爷杀出个回马枪来, 直接把他斩在这里。

    余欢已经上去劝了,孟老太爷被气的双目赤红,不住地喘粗气;老人家年纪大,最忌讳受刺激,她柔声叫着“外公”,孟老太爷只摆手,阴沉着一张脸:“小桑,你先出去,先别管这下面的事……外公一定给你个交代。”

    孟老太爷态度顽固,余欢无法,只好惴惴不安地离开。

    余欢一点都不担心祁北杨,这人皮糙肉厚的,挨几下打没问题;况且他突然做了这么流氓的事情,也该好好地给他一顿教训……她最担心的是孟老太爷气坏了身体。

    余欢前脚刚走,孟老太爷后脚就把门给关上了。木门厚重,一丝一毫的声音都传不出来,余欢在木门旁驻足站了一阵,转身去了书房。

    过了约莫二十分钟,她隔着窗户瞧见庭院里进了人,是程非,他匆匆地进了门;没多久,扶着一瘸一拐的祁北杨出了门。

    孟老太爷应当是真下了死劲儿教育这家伙,她只看见祁北杨垂着手,几乎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程非身上,衣服凌乱,也不知道受了多少教训。

    余欢下楼,去看孟老太爷——

    房间里已经一片狼藉,孟老太爷的拐杖都抽断了,躺在地上;书籍散落一地,她的作业却还好端端地摆放在桌子上,似是有人刻意避开。

    余欢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叫了声“外公”。

    孟老太爷端正地坐在沙发上,听见这么一声,苍老的眼睛瞧了一眼她,叹气:“小桑,你过来。”

    余欢顺从地过去,担忧地握着孟老太爷的手。

    他的手掌粗糙,摸上去像是树皮;老人家面色很不好看,看向她的目光中又充满了怜惜:“这么个畜生缠了你多久?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

    余欢还是没告诉他实情:“也就最近两个月的事吧……之前他也没这么过分。外公,他刚刚冲你动手了吗?”

    “没,”孟老太爷冷哼一声,“他这人倒乖觉,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也不多辩解,老老实实地站着挨打。”

    余欢垂眼瞧了眼这里的狼藉,沉默了。

    “小桑,明天我给你办签证,你跟我去美国吧,”孟老太爷缓过一口气来,说,“咱们不在这里和这个畜生较劲儿。”

    “外公,”余欢说,“您别急,再过不了多久我就该走了,犯不着和他置气。”

    “哼,”孟老太爷哼了一声,神色依旧不快,“你放心,小桑,往后外公就守着你,坚决不叫着家伙再动你一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