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玄幻魔法 > 重度痴迷 > 第35章第三十五点贪欢
    祁北杨直起了身体。

    他叫:“舅舅。”

    孟植拧眉:“北杨,论辈分, 你该叫我一声哥。”

    祁北杨:“……哥。”

    这称呼一出口, 他更憋屈了。

    余欢拉开了门,她的睡衣是长袖的, 白底,印满了红色的小草莓, 包的严严实实, 但一双脚露在外面, 白生生的十个小脚趾。

    方才祁北杨就在看她的脚, 一副调戏小姑娘的恶霸模样。

    ——刚刚离那么近,如果不是及时制止,只怕祁北杨还会要亲上去。

    孟植虽说也感谢祁北杨帮忙找回阿恬的骨肉,但这并不代表祁北杨就能挟恩要求回报。先前孟植还奇怪怎么祁北杨这么上心, 这一路观察下来也明白了,合着祁北杨是瞧上余欢了。

    孟家虽然比不上祁家,但也不至于叫人欺负了去。

    阿恬性子柔软,桑桑也随了她,只怕祁北杨做了什么坏事, 她也不肯说出来。孟家的珍宝失而复得, 怎么可能再由着旁人随意采摘觊觎。

    余欢心里忐忑,刚叫了一声舅舅, 孟植就冷着脸让她进去关上门。

    余欢有些怕这个舅舅, 但更怕这两人起冲突, 一来二去的, 再惊着了孟老太爷。

    孟老太爷上了年岁,经不起这闹腾。

    她飞快地说:“刚刚北杨叔叔其实是在问我明天想吃什么,我说话声音小,他没听清,这才离的近了点。舅舅,您别误会啊。”

    祁北杨微微侧身。

    许是快要休息了,她的头发全部都散了下来,柔和地披散在肩头。

    竟然会为了维护他而说谎。

    他的喉结滚动一下。

    ……更加想亲她了怎么办。

    余欢未察觉,安安静静地望着孟植。

    孟植讶然。

    若单单只是祁北杨欺负余欢,那他不可能放任不管,但现在的问题是……

    他的这个小侄女,似乎也对祁北杨有那么点意思。

    还会出口维护祁北杨,怕他教训了他。

    双方你情我愿的话,那他这时候再追究下去,岂不是就成了棒打鸳鸯。

    实在不妥。

    孟植踌躇了。

    考虑到这个层面,他的怒气淡下去一些。但这大晚上的,祁北杨来敲余欢的门,目的也不言而喻。

    就在孟老太爷眼皮子底下,这也太猖狂了点吧?

    孟植膝下无子,先前孟恬生育南桑的时候,他就曾跪在孟老太爷面前发过誓,要将南桑当做自己亲生女儿一样疼爱,绝不叫她受了旁人欺负。等她长大,觅得良人,他便将这孟家所有的财产,全部划入她名下,做她的陪嫁。

    先前以为林媛是阿恬血脉的时候,孟植虽然讶然这女孩子的冷血,碍于孟老太爷的禁令不去看她,逢过年过节,也会偷偷地送了礼物过去。

    他始终守着当时的承诺,十几年未曾更改。

    孟植走过来,仍板着脸,像一个父亲一样教训余欢:“衣服穿整齐了再见人,你这样太不礼貌了。”

    祁北杨掀了眼皮瞧他,唇边的微笑凝住。

    表面上是斥责余欢,实际上是要他同余欢撇清关系呢!

    这是说,他祁北杨是外人。

    余欢应了。

    孟植又说:“行了,没什么事就早点回去睡,养足了精神明天出去玩。你北杨叔叔今天晚上喝了不少酒,也该休息了。”

    当着人家舅舅的面,祁北杨总不好再缠磨下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