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玄幻魔法 > 重度痴迷 > 第23章 第二十三点承欢
    祁北杨没有叫, 移开步子, 淡淡地说:“恭喜大哥了。”

    忍不住又看了眼余欢,苏早手里拿个什么东西叫余欢看;余欢抿着唇, 目光专注, 微微笑了一下。

    祁北杨被这一笑笑的心疼,他走到程非旁边坐下, 林定倒了杯茶, 他只尝了一口,便丢开, 放在桌子上。

    烟灰缸中是周肃尔刚刚碾灭的一根烟,他只字不提余欢的事情,只问了祁北杨, 南城那批项目的情况。

    苏早颇为不耐烦:“大哥,你和二哥事情多, 咱们好不容易聚在一块吃个饭, 就别提这些个工作上的事情了, 成么?”

    周肃尔笑了:“好好好, 听小五的。”

    瞧着人齐了,林定这才吩咐侍应生,叫他们开始上前菜。

    周肃尔稳坐主位,左边是祁北杨, 右手边坐着余欢;他横叉中间, 正好将两人隔开。

    苏早挨着余欢坐, 亲昵地推了一个玻璃碟的冰激凌球给她:“喏, 加了苦艾酒的,你的最爱。”

    冰激凌顶端还覆着金箔,据说连制作的水都来自雪峰冰川,旁边佐以一小份鱼子酱。

    余欢笑着说谢谢。

    祁北杨心想,什么最爱,上次在冷饮店她吃的明明是抹茶口味的。

    吃的可快了。

    他忍不住提醒一句:“天气凉了,别吃太多冰的。”

    余欢正拿勺子去挖那冰激凌,闻言,停顿一下,说了句谢谢。

    她只是瞧了祁北杨一眼,便淡淡撇开。

    今天上台表演的时候她没有化妆,睫毛长而翘,眼睛黑白分明,笑起来的时候微弯,但祁北杨极少能看到。

    那么漂亮的眼睛,在看他的时候,即使近在咫尺,也像是隔了千万重云雾。

    苏早的手撑着额头,笑眯眯地打圆场:“大哥,瞧瞧,你平时对欢欢的关心,还不如我们几个呢。”

    周肃尔失笑:“是我的错。”

    说着,他亲手去倒了杯酒给余欢,碍于她的酒量,只倒了浅浅一点,笑:“尝尝这个,酒庄在79年只产了一箱酒,这是世上的最后一瓶。”

    余欢去接杯子的时候,周肃尔的指尖无意间擦过她的手背,温热的触感。

    旁边的祁北杨一张脸阴沉沉,眼睛几乎要冒了火。

    周肃尔刚给余欢倒完,祁北杨就径直把自己的杯子递过去,毫不客气:“我也尝尝。”

    程非险些要憋不住笑——瞧二哥这模样,像极了争着要糖吃的小孩。

    他强忍着,扭脸低声问林定:“赵锦桑那边也安排妥了吗?”

    “妥了,”林定压低了声音,“保证万无一失。”

    苏早看热闹不嫌事大,噙着笑看周肃尔平稳地给祁北杨倒上酒。

    难得见二哥吃瘪啊!

    祁北杨现在就像是一个小火山,随时都可能会喷发。

    而余欢在安安静静地喝酒,完美地维持了先前几个人给她定制的人设——大哥的女人!

    她算是看开了。

    一味躲避并不能解决问题,前阵子面对那些流言是这样,现在面对祁北杨也是。

    还不如现在,假扮周肃尔女友,彻底绝了祁北杨的念头。

    初初恋爱时,祁北杨向她介绍周肃尔时,郑重地说:“大哥救过我的命。”

    在祁北杨还小的时候,周肃尔从火场中拖出来被烟雾熏晕后的他。

    真真正正的救命之恩。

    因了这么一层,祁北杨一直尊敬着周肃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