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玄幻魔法 > 重度痴迷 > 第9章 九点贪欢
    祁洛铃打小就怕这个堂哥。

    作为祁家这一代里唯一的一个小姑娘,祁洛铃打小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被人捧在掌心里,娇滴滴的一点苦头都没尝过。

    祁北杨并不会因为她是个女孩而骄纵着她,他比祁洛铃的爸爸管的还要严格,平日里这也不许那也不许的,要是说有什么能让祁洛铃害怕的,也只有祁北杨了。

    不过,祁北杨与小桑姐姐恋爱的那段时间,脾气要好很多,瞧着也有人气了;有次祁洛铃做错了事,祁北杨也没有如以往一样斥责她,而是难得的说了一句:“小孩子犯点错,没什么大不了的。”

    天晓得,之前堂哥一直都在拿成年人的标准来要求她的!

    都说一物降一物,小桑姐姐就是堂哥的克星,能够让堂哥不再那么不近人情。

    一想到这里,祁洛铃就觉着惋惜——那样般配的两个人,怎么就分开了呢?

    祁洛铃飞快地说:“对啊,原本就是小桑姐姐的,我瞧着好看,费了好大劲儿才找你要来了设计图。”

    “设计图?”

    祁洛铃点头:“这条裙子,是你亲自画的图纸,送给小桑姐姐的。”

    祁北杨回忆了一下赵锦桑的模样。

    愕然地发现自己对她的印象剩下的寥寥无几,只记得是个瘦瘦的、微笑局促的女孩。

    从旁人口中所听到的两人之间情意浓浓,仿佛都是发生在旁人身上的事情。

    祁北杨险些要以为这些人是合伙起来唬自己了。

    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人去特意画裙子的设计图,他哪里有那么多的空闲时间。

    不过。

    祁北杨看着台上的女孩,余欢脚背绷的很直,脖颈细长,优美如天鹅。

    如果是她的话,自己还真的可能会去做。

    被余欢的舞蹈所吸引住的,不仅仅只有祁北杨与祁洛铃。

    这场比赛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只是前面几个表现中规中矩的,都略略有瑕疵;可最后上场的余欢不一样,她基本功扎实,大跳也稳,节拍卡的也稳。

    尽管她上台的时候,不少人已经审美疲劳了,但这个小姑娘就像是春风里开出的一朵迎春花,娇娇嫩嫩,掩不住的青春活力。

    惊艳。

    评委现场打分,比赛结束后就宣布结果;余欢呼吸还未平稳下来,就听得主持人念出了她的名字。

    是第二名。

    也不错了,奖金也有一万块呢。

    祁洛铃拿了第四,和她隔着一个人站在台上,笑的眉眼弯弯。

    余欢不是争强好胜的性格,既然现在钱到了手,也不会刻意在名次上争个高低。

    获得第一名的女孩个子比她高一些,眼窝深鼻梁挺,绷着一张脸,笑也不笑,瞧起来苦大仇深的。

    领奖下台后,祁洛铃才悄悄地拉着她的手说:“拿第一名的那个女孩在我前面,我去看了她跳的舞,糟糕透了。可能评委们今天集体吃错药了吧,竟然给她打了那么高的分数。”

    祁洛铃还天真地以为是评委们水平不够,余欢安慰地拍拍她的手:“只要自己跳的开心就好了。”

    祁北杨没有走过来,他站在不远处。余欢说的话,他一个字不漏地全听在耳朵中。

    是个容易满足的小姑娘,这样挺好。

    他带了一束花过来,满天星做点缀,中间是浅黄色的玫瑰,他递给余欢:“恭喜你,获得第二名。”

    语气清淡,仿佛真的仅仅是恭喜她获奖。

    余欢不太想接。

    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