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都市言情 > 梦回十里洋场 > 六姨太
    谁也没想到,采薇帮助文茵出走这样一场风波,就这么轻描淡写收了场,她依旧是江家最受宠的女孩儿。

    不过到底不是小事,她在家里老老实实待了五六天,每天陪江太太解闷。要说文茵离家,最伤心的,莫过于江太太了。她倒不怪采薇,毕竟要做这事的是文茵,采薇只是因为姐妹情深帮了忙而已。只是她始终不明白,女儿为什么放着谢家少奶奶不做,非要一个人跑去洋人的国家学那劳什子的西医,她知道洋大夫都是拿刀的,一想到女儿双手血淋淋给人开刀的样子,就忧愁得吃不下饭。

    好在家里有个玉哥儿这个灵丹妙药,每天被采薇指使着黏着江太太撒娇,江太太才没那么多心思伤春悲秋。

    对于采薇自己来说,来到这世界才不到一个月,先是在戏园被子弹擦伤,又被父亲狠狠打了一棍子,也算是祸不单行了。

    背上的伤倒是无碍,过两日就消了肿,脖子上被子弹擦伤的地方,却留下了一条伤疤。伤疤倒不大,只是她皮肤白皙,暗红的痕迹便有些明显,如同白玉染上了瑕疵。

    五六天一过,采薇身上的伤好了利索,青竹怕她闷坏了,跟江鹤年请示,说是趁着还没到最冷的时候,兄妹俩去爬爬凤凰山,烧烧香拜拜佛,给家里和旅途中的文茵祈福求平安。江鹤年也没打算一直关着女儿,就允了。

    去凤凰山前一日傍晚,青竹拉着采薇去杏花楼吃粤菜,顺便打包点心,留着明日出行用。

    兄妹俩一个带着小厮小顺,一个带着丫鬟四喜,在二楼要了个包厢。这会儿正是热闹的时候,残阳斜照,楼下的马路熙熙攘攘,叫卖吆喝声不绝于耳。

    青竹呷了口茶,掀开竹帘子朝窗外看了眼,咦了一声,说:“那个卖米酒的老头来了,他家热米酒好喝得很,我去买两罐上来,妹妹你在这里等我。”

    采薇也不知他说得米酒是什么,知道:“你快去快回啊。”

    青竹诶了一声,领着小顺,一溜烟出了门。

    路上人多,青竹买了米酒,让小顺拎着,自己吹着口哨在前边,晃晃悠悠往回走,也不仔细看路,一派嚣张公子哥的做派。

    小顺亦步亦趋跟在后面,生怕自家少爷被车给撞了。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青竹正要穿过马路,一辆黄包车咯吱一声,车夫差点就没刹住步子迎头撞上这位不看路的公子哥儿。

    江四少在外面是横行惯了的,正要怒目骂人,可那骂人的话还没出口,却见车上下来一个女子。

    那女子二十来岁的年纪,身着水粉色褂子,镶着绿宽边,鸦羽般的头发绾成发髻,插一根碧玉簪,玉脂般的脸,只得巴掌大,额前是桃心刘海,刘海下是一双乌沉沉的杏眼,樱桃小嘴涂着嫣红的胭脂,映衬着一张小脸更如玉一般无暇。

    这是一个极美的女子,就像是刚刚从江南烟雨的水墨画中走出来一般,让周遭的喧杂瞬间静止,一切仿佛都黯然失色。

    她朝愣在原地的青竹看了眼,微笑着点点头,转身离开。

    江四少爷怔怔呆在原地,只觉得心跳加速,血液上涌,脑子里一片混沌,整个人像是灵魂出窍般,一时恍恍惚惚,不知今夕何夕,身在哪里?

    “四少爷!四少爷!”小顺只见自家少爷忽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明白发生了何事,一头雾水地唤了好几声。

    青竹回神,摆摆头,却见刚刚那美人早已不见了踪影,连那辆黄包车都不在了,一切不过是像自己做了个梦而已。

    他慌慌张张四顾,看到前面有一辆黄包车,狂奔而去。

    “四少爷,你做什么去?”小顺在后面大叫。

    青竹浑然不觉,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