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都市言情 > 梦回十里洋场 > 金蝉出窍
    采薇明白他说得没错,便也不再客气:“多谢长官,麻烦去南市。”

    谢煊点头,将唇上燃了半截的烟拿下来,摁灭在车台上的烟灰缸,又似随口问:“你是南市哪家的小姐?一个人出门带那么多钱,胆子可真不小。”

    采薇说:“我就是个做工的,不是哪家小姐,帮东家出来兑钱而已。”

    车子上路,谢煊轻笑一声,也不戳破她,只漫不经心般道:“那胆子不小的是你们东家,敢放一个小丫头出来兑钱。”

    采薇也笑:“不是有你们军爷保护咱们这些小老百姓么,有什么担心的?”

    谢煊扯了扯唇角,但笑不语,只是这笑也不达眼底,带着几分漠然的冷意。

    采薇不动声色看了这人一眼,想着毕竟今天是多亏他救了自己,再对上回他开枪的事耿耿于怀,似乎显得有些不够大度,想了想说:“长官,你披风还在我那里,你给我一个地址,我改日让人给你送过去。”

    谢煊道:“不用了,上回确实是我让姑娘受到惊吓,而且还受了伤,披风就当赔礼。”

    他说这话时,转头朝她脖子瞥了眼,上面的纱布已经拿掉,露出一道结痂的伤疤,留在少女纤细凝白的脖颈上,就像是一副精美的画被破坏,显得很有些突兀。

    但谢煊也只轻描淡写看了一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采薇说:“我不缺一件披风。”

    谢煊轻笑:“明白,你们东家既然能将兑钱这样的事交给你,想必姑娘你收入颇丰,一件普通的披风是看不上眼的。”

    采薇听出他这是在挤兑自己,轻笑了笑,不与他计较。

    谢煊又说:“女孩子的披风我也用不着,若是你不需要,扔掉就好,不用麻烦。”

    采薇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这个时代的路面没有那么平整,车子也不如百年后舒适,谢煊开车却极快,一路很有些颠簸,采薇坐得不大舒服,好几次忍不住换姿势。也许是她的小动作,被开车的男人看在了眼中,不多久车速便慢了下来,平稳了许多。

    英租界和南市城厢北面相邻,车子恰好要从丹桂第一台经过,两人的视线不由自主都往那栋小楼看了眼。

    采薇想起血流满地的“杨贵妃”,虽然过去好几天,可那场面浮上脑海,还是忍不住胃部一阵翻涌,不由自主喃喃问:“那些乱党杀人放火了吗?为什么一点机会都不给他们?”

    当那戏子在自己耳边小声说抱歉时,她明白那绝非一个坏人,所谓的乱党不过是立场不同,追求的理念不一样罢了。

    然而在这个法治紊乱的时代,没有那么多道理可讲。

    她听谢煊冷淡回:“我是军人,一切奉命行事。”

    没错,他是奉命行事的军人。

    采薇忽然又想起,姨婆指着那张老照片说的话——“可惜天妒英才,你这太姥爷未满二十八就过世,身后也未留下一儿半女”。

    她心情有些复杂地转过头,去看他。

    谢煊的余光觉察到她的注视,微微侧头对上她的目光,她又已经迅速收回了视线。

    他现在应该是二十多岁的年纪,而这样年轻英俊卓尔不凡的男人,也许过不了两年就会死去。

    这个念头让采薇暗自唏嘘。大时代中,人人都是蝼蚁。

    于是对他先前那冷血的一枪,也就没那么不能释怀了。

    老城厢北城墙已经拆除,没了城墙的遮挡,南市华界陈旧喧杂和破坏凌乱,与新兴的租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边还在修建,路况太差,采薇也怕被认识的人看到,多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