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玄幻魔法 > 平生刺 > 五·发轫
    五·发轫

    二人一路南行,祁云难得谨慎克己,并不主动出头,只在心里盘算好了时日,其余一律依风骨行事。风骨性格促狭,祁云被打趣几次便学乖了,多看少问,遇见不懂的人情世故就先记下来,过后趁着风骨不在再拿几个铜板请教客栈伙计。

    说是送到南京,其实二人一路行来,风骨在渡黄河时就仿佛失去了对祁云的兴趣,刚到许昌便借口要补充调料离开了。祁云送别时的依依不舍只有一半是装的。别的不说,跟着风骨,他能学到的江湖经验,定然比他自己摸索的要多,祁云得益匪浅。

    等过了许昌,风骨的马消失在官道尽头,祁云原本准备就地掉头,忽而却心头一动,又往南行了一天,这才反身向洛阳去。

    邙山脚下的小镇因位于官道一侧,也颇为热闹。祁云将马拴在客栈的草槽,学着风骨的行事,预交了几天订钱,在稍显破旧的客房里休整一番,便负着唐捐,往镇子里最大的酒楼去了。

    ——他虽没有来过中原,一路上却看得很明白,这才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

    原知随本就是个活在话本里的名人,祁云打听他也并不显得奇怪。酒酣饭饱时,得了一串铜钱的伙计便对着祁云将有用的没用的全讲了一遍。

    原家祖屋的确在邙山山麓,平时却并不在此居住。梅姬的故事太出名,邙山又不是什么隐居之地,时常有好事者来访。久而久之,原家人不堪其扰,迁居到了洛阳别庄,唯有原知随偶尔回邙山处理事务。

    祁云隔着客栈支起的木窗,瞧了眼山麓树木掩映间无人居住的楼宇,心中有了计较。

    以防万一,祁云在镇子里装作访友转悠了半日后便早早歇下了。待得夜间宵禁开始一个时辰,他换上夜行衣蒙上面,翻出窗去,悄悄潜入了原家山庄。

    原家是大户人家,山庄里即便没有主人在,也留了许多看守的护院兼同老仆,但毕竟不是武林世家,护院的武功在寻常人眼底约莫是不错,看在祁云眼中也是稀松寻常。祁云轻松绕过了护院的巡查,待要再进一步,却在原家庄的雕梁画栋间犯了难。

    能与顾家那两位武林骄子做朋友,原知随当然也是有特别之处的。祁云估计这特别之处就是他特别有钱。

    因为他建了整整九座一模一样的藏宝楼。

    祁云不知道他为何如此行事。是真的有九座楼的宝物要藏,还是为了混淆视听,或者干脆是为了气派?不论如何,他知道事情难办了。

    略一踌躇,祁云选择了左起第一栋藏宝楼。他轻巧拧断挂锁,轻身跃入了藏宝楼内。

    这藏宝楼有三层,底层多是些寻常人家摆在珍宝阁上的玩物。祁云见惯了胡商不远万里送来的珍奇货物,又有祁母开的眼界,并不觉得如何特别,倒是次一层的藏书阁教他颇感惊讶。

    藏书阁建在二层,想是怕书籍放在底层受潮,但其中藏本品相皆是不佳,大部分残缺不全;类目也极其偏门,经史诗词、拳谱医书,不一而足。相较一楼,这一层显得极为落魄。祁云不欲生事,虽是心中好奇,也只是草草掠过,直往最高层去。

    此一层内室中陈列的是数把名兵,其上湛湛寒光,望之可畏,只可惜都不是红袖。祁云正欲离去,忽而双目一凝,在其中见到了一把极为眼熟的奇型兵刃。

    那利器形制似钺而无柄,须得单手持握铁质护手,作近身武器使用。燕真城破一战,祁云曾与手持此物的玄机教舵主过得数招,深受其害。此钺崭新,显然不是那一战中大杀四方之物,护手处却镌着难以辨认的铭文。

    祁云心中生疑,再检阅内室,却不能发现更多异样,只好退身到二层藏书阁之中,细细翻检其中藏本。经史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