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 谁人待我温柔 > 第14章
    从黄昏到深夜,司机提醒了多次丁晏休息。

    丁晏头上缠着纱布,捂着额头靠在后座椅上,眼睛错也不错地盯着楼梯口。

    凌晨两点,丁晏才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从小区门口进来,几天不见,那个人还是老样子,走路自带一股颓废。

    周池喝得有点多。夜里很安静,听到车门的关闭声抬起头,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丁晏。

    两人对视片刻,周池先滑开视线,向楼梯口走去。

    “周池。”

    周池顿住脚。

    “那天你在电话里听到的不是真的,我没有那么想。”

    周池打了个哈欠:“说完了?”

    丁晏脸色本来就苍白,现在更是难看:“你相信我,好不好?”

    周池下意识去摸烟,他喝了一晚上酒,脑子实在不够清醒,但是烟盒掏出来,打火机却怎么都找不到,有点烦:“不存在信不信。”

    “什……”

    “那些话也是我想说的:我俩长不了。”周池下意识摩挲着夹烟的两根手指,“别来找我了。”说完就要走。

    丁晏一把抓住他:“还在生气?”

    周池想把手抽出来。

    “谁说我俩长不了,能长,一定能长,你信我。”

    两人争执起来,周池犯酒晕:“你别这么贱。”

    丁晏一下子定住。

    周池把手抽出来,嘴角一咧,神情有点像周桂:“越不给好脸越往跟前凑,你不如去看看心理医生。”

    丁晏惊痛。

    “老子不喜欢男人也给你上了,就当还你的钱,你要是觉得亏咱们再算。不过今天不成,我困了。”说完周池就走。

    丁晏去拉,但是力气仿佛被抽走了,拉住了周池的衬衣,被周池一下子挥开。

    “周池!”

    “听不懂是不是?”周池回过头,恶劣的嘴脸像蛰伏的脸从草从里突然窜出来,冷不丁要咬人,“要不这样:我那个便宜妈又欠钱了,这回有点多,我估计还不上,你替我还了,我继续让你上。”这话里的恶意,仿佛刀子,听得人心痛难当。

    周池说完还轻笑一声。

    丁晏捂着头蹲下,司机一看情势不妙立刻下车:“小晏,怎么了?”

    丁晏额头上白色的纱布在夜里十分显眼,司机也蹲下:“我送你去医院吧。”

    周池转回头,走进了黑暗的楼梯口。

    丁晏的脸埋在胳膊里,发出了压抑的哭声。

    司机是丁家老员工,面对从小无忧无虑的少爷哭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干着急。

    丁晏没哭多大一会儿,将眼泪都压了回去,头晕得更厉害了,被搀扶着回了车上。他设了早上八点的闹钟,一整夜睁着眼,时间一到就给局里打电话:“王叔叔,麻烦您查个人。”

    原先三十万的高利贷,周池需要每个月卖二十瓶洋酒抵利息,现在七十万,覃非的帐算出来,他得每个月卖五十三瓶。覃非四舍五入了一下:“卖五十瓶吧。”

    周池:“……”

    “还不谢谢哥?”

    庄小美:“谢谢哥、谢……”

    “谁让你谢了?”覃非看着周池,笑。

    庄小美用后肘杵周池。

    “五十瓶都卖了,不差这三瓶。”

    “有骨气。”覃非两只眼睛冒光,“越有骨气越刺激。小周,在床上记得叫爸爸。”

    周池背在身后的手握成拳头:真他妈想一拳砸在这个人渣的脸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