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伪装废材 > 求你出门
    雪白小兽回了趟岐山,带着巨大的包袱,两头火烈鸟给它当挑夫,从天而降到重府中,阵势极大。

    万事俱备,只欠远行。然而重越这边还是没有动静。

    祁白玉见小兽的行李实在是大,闲暇之余便帮它炼丹,把那些低年份的灵药灵草炼成可供携带的药丸,用不上的就去城里换成其他的草药了再炼,一来二去小兽见他如见亲人,更从他口中听说,无论是五行灵珠还是谷忧花都是从“瀚皇秘境”弄来的至宝,更是心悦神往,恨不得一步到位,整日缠着重越上路。

    依旧未果。

    这一日,祁白玉曾经的属下,而今重府的管事,给他送来个包袱。

    包袱里放着重府重地收罗的灵物灵币,说是城主给的,祁白玉扯过包袱,便去内院找重越。

    兽潮过后,东城四处都在修建被弄坏的房屋,东城重府算是最快修建完毕的。

    重府内人形妖兽扛着木头、石板,进进出出,被毁得千疮百孔的重府经过数日的修理,假山更加宏伟,复杂的回廊被拆建后,开凿出一口小湖来,湖上有古木有亭还有青石铺就的小洲。

    泉水自假山处蜿蜒流淌,汩汩流淌,清澈见底,还有几尾红鱼游走于摇晃的水草间,时而停下,时而晃动。

    一人枕着手臂悠闲地躺在竹木躺椅上,身着半旧长袍,衣襟稍敞露出雪白的锁骨,手里捏着一根芦苇,芦苇的一端轻轻点水,正逗着水里的鱼儿,阳光落在年轻的俊脸上,皮肤通透得好似发光。

    祁白玉刚过去便看到这样一幕,呼吸没来由地一紧。

    丫鬟们从回廊上经过,面上带着红霞,小声议论城主好俊,什么袍子往他身上一套都别有一番风采,可见了祁白玉,她们立刻闭了嘴,低下头加快脚步,道快走快走。

    祁白玉见他那样子就有点把持不住,稍微克制了下自己,想到是出城前难得的悠闲时光,便没有打扰他,只远远看了看,便转身离开。

    不多时,一道白光挡住了他的去路。

    “我正要找你,我跟你走,不管他了!”雪白小兽冲到祁白玉面前,张牙舞爪。

    祁白玉面露笑意:“怎么,你跟兄长吵架了?”

    雪白小兽气急败坏地道:“整个岐山境年轻一辈都奔前程去找机缘了,所有小弟都知道我要离开岐山,全山上下给我践行的厚礼都收了,可他却说不走了,不走了!?”

    祁白玉道:“真不走了?”

    “他说要留在重府!让我也留下来陪他,说外面很危险,不如留在这里安稳。我小小年纪如此天才,将来光明坦途,怎么能止步于此呢!”

    祁白玉觉得不应该,道:“你既已认他为主,他若要你留下,无论你去了何方,他一个念头就能召你回来。”

    “所以怎么办啊!”雪白小兽见了他手中的包袱,怕他也走了,道,“要不你劝劝他?”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道理,重越比它懂,根本劝不动。

    祁白玉脚尖点水,掠到小洲之上,停在躺椅旁边。

    重越眼睛也没睁开,道:“白玉,你说人生一世,什么才是最要紧的?”

    祁白玉受不了他唤自己名字的时候,无论是清扬的,随意的,散漫的,还是劫后余生战战兢兢的语调,都别有一番勾魂夺魄的意味,或者单单勾住了他。

    “什么?”祁白玉顺着问。

    “舒服。”重越看着那鱼儿,道,“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所以兄长的意思是?”

    “我现在就很舒服,很自在。”重越道,“所以我为什么要去危险的地方,去博所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