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

    赏花宴上,杀手跟着主子见到了很多姑娘。

    嗯,当然也见到了太后身边的青月。

    青月的眼睛不时的往三王爷身上偷瞄着,太后见了也不说什么,只是低头转着手里的佛珠。

    杀手这次扮做小厮模样,因为三王爷特殊的身份也没人敢拦着,于是杀手就堂而皇之的站在他家主子身后一步远的地方。

    三王爷细长的手依旧磨着茶杯沿儿,仿佛那是什么稀世珍宝似的。

    “三王爷觉得今天这宴会还合心意吗?”太后终于开了口。

    “自然是满意的紧。”主子低了低头,想着回去一定要好好沐浴一番。这里女人的胭脂味儿都快把他熏吐了。可怜他的鼻子。

    “你看那边那位穿着水绿色裙子的姑娘,是魏丞相家的千金。”太后手里的佛珠不停,嘴里也没停。

    “魏丞相家千金果然是出落得越发水灵了。”主子漫不经心的回着,浅浅抿了一口茶水。

    “那边眉间点着一颗红痣的,是柳家的二小姐。”太后仿佛看不见身边的青月攥紧的手似的,就一位位的挨着介绍过去。

    主子好笑的看着青月手里都快被绞断了的帕子,寻思着太后到底是存着什么心思。

    既然是宴会,必定少不得茶点。

    看着眼前各式各样的糕点,主子眯了眼睛。捡起一块桃花酥,放在眼前看了看,在青月紧张的偷瞄中笑了笑,扔给了身后的杀手。

    杀手迅速接过吃了。

    主子又捻了一块杏仁饼,又在太后的注视下犹豫了一会,才放入口中,露出一丝满足的意味。

    太后神色渐缓,又抬手喝了口茶。

    杀手只记得主子平日里是不怎么吃甜食的,也不知道怎么今天几乎桌上的每样糕点都被主子吃了一口。

    唯独除了最开始那盘桃花酥。

    他只知道今天自己也没少吃就是了。

    面无表情的又接过主子扔过来的糖糕,杀手鼻子动了动,垂着眸子吃下去了。

    宫里这几位还真是都不怎么安生。

    茶水不行就换成吃食么……

    一个两个的都没打什么好主意。

    啧。

    【贰】

    宴会终于在太阳西斜的时候结束了。

    吃了一肚子糕点与各种乱七八糟的药的主子再三拜别了想极力留他在宫中的太后,带着同样吃了一肚子药的杀手快步走出了这座只有一堆充满心计的女人的宫殿。

    才上了马车,主子就面色苍白的倒在了杀手怀里。

    “主、主子?”杀手快速搂过主子,吩咐车夫提速,就想伸手去探怀里这人的脉搏。

    几、几乎没有了。

    杀手颤抖着手,又扬声说了一句“快!”

    “没事的。”主子睁开眼睛,盯着头顶上这个终于有了表情的人。

    “主、主子怎么能以身犯险……”杀手也不知道做什么能缓解怀里的人的症状,只能轻轻拍着主子的后背,替他顺气。

    “太后那老东西,若不是看着我把那些东西塞进嘴里去,是不会罢休的。”主子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很久之前的事情,语气里是说不出的嘲讽。“只不过她低估了青月那女人的决心,没让人再查一次桃花酥。”

    “可主子不是没吃桃花酥么……怎么还会……”杀手还是想不通。

    “呵。”主子轻哼了一声。“若是我真的吃了桃花酥,你现在看见的大概是我的尸体。”

    “!”杀手不知道说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