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玄幻魔法 > 不可名状 > 第12章
    第一次坐周律的车,宋青槐很紧张,好比她第一次上手术台。车上有好闻的幽兰香氛,但这并不能缓解她的紧绷的神经,她手脚并拢,坐的笔直。自从上了车,周律简单的和她寒暄了几句,无非是感叹医生工作很忙,问她周末一般做什么之类,宋青槐也简单应付作答,之后两人就没有其他好聊,一并沉默着。

    路上有点堵,可能周律也觉得有点尴尬,他打开了车载电台,音响里飘出一首节奏舒缓的歌曲。这歌宋青槐听过,是一首时下流行的爱情歌曲,曲调很优美,可在此时此地,却显得那么不合适宜。好在歌曲很快就结束了,开始播放交通路况和广告。

    宋青槐看着车窗外有些拥堵的车流,想起了她第一次来燕城第一次去周家的情景。

    那年宋青槐以不错的成绩考上了县城的初中,全家都很高兴,连一向脾气暴躁的父亲也难得的夸了她几句,说她给宋家长了脸。正值暑假,小姨邀请她和妈妈去燕城玩几天。

    那是她第一次去县城之外的大城市,燕城的车水马龙,高楼大厦,随处可见的人声鼎沸,繁华光鲜,第一次让宋青槐觉得自己十分的渺小,就像乡下庭院里的蚂蚁突遭大雨,惶惶躲避,不知所措。她觉得自己不该来这里,她不属于这里。

    带着不安和新奇,小姨带着她去了动物园和天文馆,还去了好些她过去只能在书本上看到的名胜古迹,也带她吃了那些只有在电视广告里看到过的吃食。这一切对于宋青槐来说,开心还是有的,但更多的是不适。

    然后周老爷子从小姨那知道她和母亲到了燕城,又极力邀请她们去周家做客。原本是没有这个计划的,但老人的好意不能拒绝,小姨只好带她们过去。

    宋青槐记得周老爷子家在一个大院儿里,那院子很深,她们进了有警卫戍守的大门以后,又走了好久才到。夏天的日头很毒,在下面走一会儿就有点晕头转向。

    其实那天的很多的细节宋青槐已经记不太清了,她只记得周家的房子很大,装潢也很现代精致。那天的人也很多,但大多她都不认识,只能在小姨的介绍下一一叫了。周老爷子那时候身体已经不太好,坐上了轮椅,精神也是时好时坏。一见到她,还是夸她学习好,以后也要好好学习之类。宋青槐小声的应承了,便低下头不再说话。

    大人们聊着天,周围也没有和她同龄的孩子和她搭话。她局促的坐在沙发上,看到有几个比她稍大的男孩女孩在庭院里说笑,她望了几眼,都是不认识的人,里边也没有周律。

    然后无意中听到有人问周律去哪儿了,她听到范小云说他出去上课了,中午不回来吃饭。

    后来就是大家围坐在一起吃午饭,大人们很客气的给她夹菜,让她多吃点。可她没什么胃口,只是机械的咀嚼着嘴里的食物,她希望大人们能快点吃完,然后快点离开这里。

    正吃着,周律就回来了。那时候的周律已经不是13岁的周律了,他的身量很高,看上去也很结实。他穿着白色上衣,蓝色短裤,一双长腿漏在外面,体型健康又美好。眉眼也长开了很多,看上去十分的俊朗。宋青槐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匆匆低下了头。周律和小姨以及她妈打招呼,略过了她,他好像没看到她。范小云叫周律一起吃饭,但周律说他只是回来拿下东西,马上就走。然后就如他所说,进房间拿了什么,随即又离开了。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周律给宋青槐的记忆就是一张侧脸,一张脸上带着笑,却始终看向别处的侧脸。而不再是那个吃着槐花对她笑的少年了。

    再后来的十几年里,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

    宋青槐只是偶尔从小姨那听得只言片语,从那些只言片语里,宋青槐知道他后来考上大学,又读研究生,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