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玄幻魔法 > 那个被卖了的天下第二美人 > 【6.】你会把他玩死。
    趁丹言不在,符琊曾试著想召出栏位表,不出所料,屡屡多次失败。

    事到如今,他仍是一声深深叹息。

    作为一款虚拟实境游戏,符琊心中依然宁愿是希望游戏出了bug。

    显然,现实不给他任何希望,穿了就是穿了,没门儿。

    他看着身前丹言让人给他搬来的小桌,冷笑,肆意挥霍笔墨。

    “搞死你,看我怎么搞死你。“符琊喃喃自语道。

    连连写了好几天和丹言的绯闻,符琊早已是得心应手,殊不知自己写的每一篇书信最后通通是过在了丹言手上。

    什么所谓的匿名交换信,文人的优雅,全都是丹言胡扯出来给他找乐子办的。

    且不说丹言第一次拆了信的心情如何,丹言的下属在看到摄政王殿下心无旁骛的脸竟立马僵了之后,也感到唯恐天下不乱。

    丹言轻咳了一声,斟酌后,细心回覆符琊胡乱造谣的桃色信。

    不过一会,他面色如常,刻意改变了笔迹,之后召了亲信,让人把这篇信的谣言给传了出去。

    丹言的亲信名为姚崇,姚崇听着丹言的吩咐,一脸狐疑摄政王殿下是不是被调包了,那个洁身自爱不爱与人接近的殿下呢!?他战战兢兢听着摄政王的指令,不敢违抗,当作是殿下英雄难过美人关,脑子烧了去。

    不久后,民间确实传出了摄政王府内的传闻。

    在谣言传的风生水起之时,符琊也终于被丹言放了出来。

    他感慨万千地对着身旁的丹言道:“殿下,您今天看起来特别好看。“

    只有在外人旁,或想逗逗丹言时,他才会唤对方殿下。

    否则私下都是丹言来、丹言去。

    纯粹给人面子罢了。

    丹言:“……“

    姚崇待在一旁,差点忍不住笑出了声。

    不能笑,笑了难保其中一位大人恼羞成怒,害他被砍头。姚崇吞了吞口水。暗自想。

    符琊眨了眨眼睛,懒懒散散地靠在了丹言身边,侧过身看向姚崇,亲昵地喊他:“小崇儿,听话,闭上眼。“

    “是……“姚崇抽了抽嘴角,见丹言没有出声,还是听了符琊的话。

    心道:非礼勿视。

    ……小崇儿,听起来和叫太监似的。

    符琊满意地咧嘴一笑,拉了拉丹言衣袖道:“在这里把你衣袖扯了会不会发生甚么事?“

    越发胆大包天。

    “我让小崇儿闭上眼,但他听见了,会不会四处传是我让殿下你成了断袖?“

    也不知是在逗姚崇玩还是在威胁他。

    姚崇一惊,马上摇头,验证了自己的决心,捂上了耳朵。

    他又心道:符大人,我不仅能非礼勿视,还能非礼勿听!!!

    丹言瞥他一眼:“你说呢?“

    自是任何事都不会发生。

    符琊道:“丹言,你府上小崇儿可真识时务啊——“

    丹言眉眼弯弯反问:“不听话能在摄政王府活下去?“

    似是想到了什么,丹言勾唇,打趣道:“割了他的舌头,挖了他的眼珠,削掉他的双耳……此事若你希望本王做到,也行。“

    姚崇:……?

    姚崇:!??????

    姚崇:……怎怎怎怎怎么办??????我觉得我的顶上人头很危险!?我我我该不该说话,可是我把耳朵捂住了,照理来说是听不见的对吧,如果我开了口不久能被殿下名正言顺砍了吗——步步不不不殿下看在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