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红英垂眸看着这陡峭的山坡,心一横,纵身一跳,从山坡上滚了下来。

    沈瑶躲在一棵大树后,目瞪口呆地看着周红英这种类似自杀的行为。

    这周红英脑子没有问题吧?这人怎么看也不像心理那么脆弱的人。

    山脚下的周红英疼得浑身都蜷缩起来,在她的身下,鲜红的血大片地漫了出来,染红了她身下的裤子。

    周红英只觉得腹部像是被一把刀搅着,疼得她脸上血色全失,她难忍地捂住腹部,最后,竟是生生地疼晕了过去。

    沈瑶走下山脚,看着昏迷的周红英,目光又落在她身下蕴出的大片鲜血,吓了一大跳。

    这出没有在中出现吧?

    沈瑶还算有常识,知道周红英这样子大概是流产了。

    只是她如果怀的是秦东阳的孩子,就不会那么狠地故意从山上摔下去,那行为,明显是为了摔掉肚子里的孩子!

    那就是那个奸夫的?

    沈瑶同情唏嘘地摇摇头,这秦东阳年代文的男主也当得太失败了,两辈子都逃不过被绿的命运。

    虽然同情,可沈瑶却一点犹豫都没有地去喊人了。

    脸上甚至还带着明显的幸灾乐祸。

    周红英这副行为,明显是为了抢在男主回来之前,消除一切痕迹,可现在遇到她沈瑶,她就不希望这出戏就这么结束了。

    周红英最在乎什么,不是丈夫秦东阳,而是秦东阳背后的地位和权力。

    她就不信了,男主真的那么胸怀宽广,妻子都背叛他了,还能毫无芥蒂地接受甚至原谅周红英。

    如果这辈子他们感情破裂,周红英眼睁睁地看着丈夫前途光明,可这一切却与她无关,会不会让她的期待,她的高傲,碎成一片渣滓?

    沈瑶最想看到的就是,周红英到了高处,却狠狠摔到原点,甚至更不如,那会比她曾经没有拥有过,更加绝望痛苦。

    这周红英仗着重生的优势,一直针对她,这次还那么阴狠地要坏她清白,现在,终于让她找到报复回来的法子了。

    沈瑶只觉得浑身都舒畅起来了。

    到了人前,沈瑶笑脸一变,一副惊怕担忧的模样,一边跑,一边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周红英从山上摔了下来,流产了,流了好多血……”

    起初大家听到她口中的周红英还以为听错了,沈瑶和周红英的恩怨,他们都是知道的,没想到这姑娘这么实在,人家受伤了,她还为对方担忧。

    周红英的妈听到女儿流产了,脸一白,赶紧丢掉手中的工具,跑到沈瑶前面,着急地问:“红英怎么了?”

    沈瑶脸上的担忧很真切,丝毫看不出她肚子里的坏心思。

    她急喘着,指着山脚的位置,着急道:“周红英从山上摔了下来,摔掉了肚子里的孩子,流了好多血,你们赶紧去找大夫。”

    沈瑶话里的中心意思,就是要强调周红英怀了身孕。

    而效果很显然,在场干活的,都从她刻意提高的大嗓门中,得知周红英怀孕了,却又不幸地流产了。

    “红英!”周红英的妈凄厉地叫了一声,急奔山脚而去。

    其他人互相对视一眼,也一起过去帮忙。

    这秦家最近是不是流年不利,好不容易秦东阳腿要治好了,他媳妇又流产了,哎!

    众人不约而同地暗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