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都市言情 >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 > 章节目录 冥河妖鬼篇·四
    卫知从混沌中睁开了懵懂的双眼, 正好对上了一双漂亮的眸子, 杏眼, 满载光点,宛若银河天流。

    “师……你醒了!”那人欣喜地喊道。

    卫知坐起来, 发现自己在一片种满了发光物体的黑色土地上。

    卫知的常识告诉你,这世界上大部分的花朵都不会发光,大部分的土地也不是墨一样的黑,但现实就是如此处处充满惊“喜”。

    卫知发现这里除了自己之外, 还有两个人,一个是杏眼的主人, 红衣的少女, 一个是金色凤眸, 蓝袍的男人。

    卫知按住大脑,愁肠百结, 记忆一片空白, 内心前所未有地纯净, 恍若回到了出生之时,脑中却盘旋着经典的哲学三大问题, 她问出了其中之二:“我是谁?我在哪儿?”

    少女和男人对视一眼,少女似鼓足了勇气,而后对卫知说:“你叫卫乐,是我的……夫君。这里是——”

    她的话还未说完,卫知就打断了,“你胡说!”

    少女睁大了杏眼, 里头晃动着惊恐与无助,抬袖遮住了半张脸,斜眼看向蓝衣男子。

    蓝衣男子倒是淡定,笑问:“何出此言?”

    卫知“初”入人世,自然少了些俗世忌惮,直接说出了心底的想法:“我喜欢男人,怎么可能与一女人定下白首之盟?”

    “喜欢……男人……!!!”红衣少女一副遭受晴天霹雳的模样。

    卫知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话有何不妥,反在心底得意一笑:怎么样,被我识破了吧?别以为老子失忆了就可以随便欺哄!

    蓝衣男子将红衣少女拉远,窃窃私议,似乎在商议对策。卫知看他们鬼鬼祟祟的,心中狐疑,却故意继续保持懵懂的风格,拔下附近的水晶兰,研究它为什么会冒出灵子,并有意无意地观察那边。

    那二人不知用了什么咒术,他们之间的对话,卫知是一丁点儿也听不清。

    为了搞清楚他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更为了降低危险度,卫知决定装傻充愣——反正我失忆了,乖纯点总归没错。

    接着,红衣少女揉着眼睛回来了,“夫君,你前些日子明明说喜欢女儿身的,我这才转性,怎三分钟热度呀?”这姑娘只揉眼睛却不掉泪,干嚎胜似棒读,充满破绽。

    卫知觉出不对劲,并坚持地道:“不,我从来就只喜欢男儿。”

    这话不假,绝非为杠。她看少女娇美袅娜,便不着痕迹地打量起自己来——叹,身为女子,居然一米九。又叹,没有胸,连对A都出不起。再叹,胯/下似乎有微妙的重量……

    难道?

    难道!

    卫知的世界一阵晴天霹雳。

    过了一会儿,她感觉告诫自己:冷静冷静!我一定是传说中的跨性别障碍者!要珍爱罕见群体,不能自鄙!

    少女想起卫知跟江白墨的那些绯闻,顿时心如死灰。

    接着她又想起孟公方才所言,强打精神,“夫君可能忘了,冥灵本无男女之分,我原为男形,为了配合夫君才变作女形,就连这声‘夫君’也是你硬要我改口的,你说这属于闺房乐趣……”这话顾彼岸是编不出来的,全乃孟公所教。

    此刻孟公正在一边轻摇金骨扇,笑呵呵地旁观。

    “闺房乐趣……”卫知喃喃着这个词语,它瞬间让原本扯淡的说辞变得真实生动起来。

    至于冥灵无性论,那也是卫知常识的一部分,这让她稍微接受了点顾彼岸的说辞。可惜之前顾彼岸震惊的表情太过于明显,卫知又不瞎,怎么能看不出来?她非但不惊慌,反生出戏弄之心。

    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