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都市言情 >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 > 章节目录 谁家少年篇·二
    擢仙大会的举行之地在于中央天庭以北, 八荒庭。青铜演武台, 金戈击玉戟。

    庭周环绕白银高楼, 是为四方楼。仙雾袅袅, 灵尘纷飞。众列仙家居高临下, 不染烟尘。修真世家则皆席云而坐, 与雾并驾。

    修真者本来就是仙人, 擢仙,擢仙, 这拔擢的不过是仙位官爵。铿铿锵锵刀剑上阵,参赛少年多有认真,看台上的观众却只是看个热闹, 其中黑幕如铁, 未来仙界的高层早已内定。

    红巾壮士敲锣高喝:“鹤山云氏,出——云非乐;淼山江氏,出——江无欺!”

    东西两方的白玉长阶之上,分别站着两名仙家少年, 二人皆身形颀长,姿容出众,仪态万方。

    西台非乐/卫知白袍滚银边,银冠高束发,长眉朗目,面有戾霜;东台无欺,蓝袍饰水波,飘带曳若飞, 斯文儒雅,温润如玉。

    二人对首作揖。

    江无欺曰:“得罪了。”

    卫知心说,谁得罪谁还为可而知呢。

    据卫知研究,这世界亦无灵根之说,但讲究感应天地灵气。天地灵气分“金木水火土光影”七大元素,每个人的天赋不同,能感受和利用的元素多寡强弱各不相同。

    卫知这具身体最能感受的是金元素,可凝气为刃,一时间演武台上万刃齐发。

    江无欺是为水系,周身筑起水蓝色的球状壁垒,全方位抵挡金属利刃,一招以柔克刚,惊艳世人。

    卫知不断加强对金元素的淬炼,使得刀刃越发强硬锐利,密密麻麻的硬刃敲击着水球,因被反弹而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但高密度的水球还是逐渐出现裂缝,出现了浅蓝色的裂纹,其中液体似乎即将喷涌而出。

    卫知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这裂纹来得太过于.迅.速,略超她的想象。

    二人之间比拼,自然能感知对方的灵力多寡、实力强弱,卫知隐约觉得以这水球的坚韧程度至少要半个时辰才能破之,然而不足半刻钟,水球应声而碎。

    刀刃眼见着就要将江无欺扎成血筛子了,裁判出手,打停了所有金属刃,宣判:“鹤山云非乐胜出!”

    “你赢了,在下不胜佩服。”江无欺弯腰低头拱手,动作一气呵成,嘴角笑容未消。

    ‘你赢了’这句话在后世可是嘲讽,卫知听了一点都不开心,而且她觉得对方明显是有意放水。

    江无欺这样做的目的不明,或许是在家族中地位卑下,不得不韬光养晦、扮猪吃虎,卫知虽赢得不甚乐意,但还是拱手道:“承让。”

    卫知的第一场比赛结束,晋级,等待下一场。这下一场大概得三天后才会举行,有本次对抗赛中胜出的选手重新组合进行。

    卫知在家仆的簇拥下上了楼,往自家看台所在的四层楼走去。

    突然从楼上滚下一个水碧色的身影。那人骨碌碌滚下来,仰面趴在了卫知的跟前,像个行五体投地礼的小王八。

    小王八艰难地支起自己的上半身,不知是身体虚弱,还是受了其他伤,竟没能把自己撑起了,再度趴了回去。

    卫知见他可怜,一蹙眉,俯身将人给捞了起来。

    那人灰头土脸,不敢直视卫知,在被卫知驾着胳膊的情况下,抬手作揖,“多谢仙家。”

    卫知一看那张脸,便觉故人来。

    这绿衣小王八生得跟钟离墨/江白墨有八.九分相似,只是五官更加立体。

    一双翡翠色的眼睛,即便垂下了眼帘,也无法掩饰那璀璨光芒与鲜艳色彩。

    “钟离斐?!”卫知忍不住叫出心中名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