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收视女王 > 第23章 初赛:谁说这球是你的(十六)
    如电影里的慢镜头那样过了许久, 艾贝的眼里终于落下一滴泪,

    [ 够了,主播是受打击太大了,才会暂时失语。悲痛到极点的人才会这样,你们懂什么? ]

    [ 毕竟野男人归野男人,儿子总是自己的,就算捡来的也有感情,主播可能算漏了这个环节, 完全没反应过来吧。 ]

    [ 是, 我看主播这次是真的动了情绪,她没有这样的演技。 ]

    只有后台的高级检测员知道,艾贝在这个过程中做了什么。

    她开启了沉浸式体验的开关。

    艾贝不喜欢沉浸式体验, 她讨厌被别人的情绪左右, 但这一次不开, 那些弹幕又会变得没完没了。而她始终不想自己去表演这一段“情真意切”。

    所以她开了。

    陌生的情绪霎时溢满了心脏,这是原著中的楚甜看见儿子受伤会有的感受, 像有一只大手无形之中攫取了心脏,刹那间猝不及防地深痛,让人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出来。

    这是,什么啊……

    艾贝觉得自己不能喘气了,甚至比她为了躲避危险, 在水中深潜, 不能及时上岸要更加的难受。

    她不记得自己是几岁到的垃圾星, 两岁, 三岁,四岁?没有人养她,从她有记忆开始,就是自己从那些变质的土壤里,挖出一点点能吃的东西。如果不是那些食物受辐射影响严重,能力高的人不屑这些“垃圾”,她也得不到。

    即便是这样,要和她争抢的人仍有很多。

    有的大人物心情好的时候,想看“野猫争食”的画面,就会放一点能吃的食物,看他们为此厮杀。这是他们的娱乐项目,和有秩序规则的社会截然不同。

    而衣衫褴褛的孩子为了争抢自己的生机,通常会冷漠地掐断别人的生机。

    年龄越小,就越冷漠。

    爱是什么呢?

    痛是什么呢?

    死,又是什么呢?

    没有人告诉他们,他们也不需要知道。有时候艾贝觉得,他们和那些被吃到肚子里的东西没有区别,都没有姓名,都只有编号,最终也都一样腐烂在那片土地里。

    短暂地沉浸式体验之后,看见观众满意,她就关掉了。

    这种情绪真的很讨厌。

    酒店经理派去广播室的人及时发现了狄恩,高琳雪已经消失不见了,他们分出了几个人去找她,其他人则帮忙做急救措施,酒店也有救护车待命,即刻将人送往医院。

    出了这样的事,这出沦为笑料的婚礼只能暂停。

    比起原来的香艳,眼下讨论的方向已经全然发生了变化。虽然广播里的对话没有涉及到照片的真假,但已经有人猜测照片也许是合成的,比这更为瞩目的,是高家的女儿,季延峥的前未婚妻的报复行为,似乎为此还杀了一个小孩。

    由于季家想婚礼过后再郑重其事将狄恩认回,所以没有在婚礼上就草率放出消息,众人只知道是一个孩子出了事,并不知道这个孩子是新娘的,否则还会延伸出无数版本。

    艾贝剪了长摆的拖尾纱,跟着坐进了救护车里。

    流血过多的狄恩只是觉得困和累,却没有昏过去。看见艾贝上车,脸上没什么表情,他问“abey……你不高兴吗……”

    “有人骂我。”一直到上车前都没说话的人,突然开口道。

    他破坏了她的原计划,她没有说他,也没有报复他,只是因为没有流眼泪而已,这些人为什么来骂她?

    狄恩好像听出了她的委屈,“是host吗?”

    “嗯,因为我没有哭。”她好奇地问,“你想看我哭吗?”

    没有哭?

    因为他受伤了,她没有为他哭,所以被人骂了吗?狄恩知道,abey只有在他身边才会流露出一点本来的样子,具体体现在一些奇怪的说话方式上,就像现在这样。

    他天生聪慧,慢慢地能听懂一些她的话。

    为什么要她哭呢?

    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好像总是对她有很多的要求。他们知道她的过往吗,和她相处过吗,了解过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他们一定不知道,abey没有笑,没有哭,没有对他演一出舞台剧,就已经是在为他担心和难过。

    虽然abey总是摆出一副他只是个小玩具的样子,可是他知道,不是的。

    她可能只是不知道,他应该是什么。

    她像是天生不知道有一种关系是通过血脉建立的,而她在这段关系里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而他又和她有什么关系。

    但即使不知道,她仍然会有很多下意识的反应,就像在车祸的时候,她会护住他的脑袋,这一点,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狄恩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用虚弱的声音道“他们,好讨厌啊……”

    abey也许不像那些母亲,会时刻为自己的孩子表现出紧张担忧的一面,甚至比他更像个孩子。

    可那些人,都不叫abey。

    他一直努力地想长高,就是想要保护他独一无二的abey。

    “嗯。”

    艾贝望着他努力不睡过去的眼睛,心里好像多了一点东西,仿佛刚刚沉浸式体验过后,那种情绪在身体里残留了一部分。

    她迷茫地眨了一下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艾贝到达医院的时候,季延峥和宋丞已经先到了。樊少阳的车就跟在救护车后面,几乎和艾贝同时下车。

    “没事的。”

    他抱了一下她的肩作安慰。

    那边赶早到的两个人,无声地看着这一幕,宋丞就罢了,已经知道了她和樊少阳的事。至于季延峥,他在她经过的时候,蓦然问了一句。

    “这就是你让我交给你的信任?”

    哪怕只是单纯的安慰性质的肢体接触,但发生在这么敏感的时刻,又怎么能让他不多想。

    但季延峥并不是认定了两人有瓜葛,他与其说是质问她,不如说是希望她能给出一个否定的答案。

    然而艾贝的反应全然超出了他的设想。她似乎这才发现他的存在,停下了脚步。眼前的男人像一头压抑着血腥情绪的野兽,充满危险,她却偏偏要拿野草茎去逗他。

    “抱歉,辜负了你的信任。”

    她露出愉快地笑容,玩腻了似的道,“不过这么脆弱的东西,丢了也不可惜呢。”

    穿着白纱的新娘引起了一些人围观,樊少阳护着人上楼,宋丞也想跟着一起,却还是停了停步伐,低声劝好友道“她……这次回来变了很多,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我先上去了。”

    比起感情上的问题,现在摆在第一位的自然是狄恩的安危。

    对季延峥来说,哪怕爆出了这些信息,但也从来没有怀疑过狄恩的血脉,毕竟那是五年前的事了,那些照片都是近期的。就连宋丞也没有多想。

    唯一对此存疑的可能就是樊少阳。

    三个男人没有上救护车,一开始对狄恩的状况知之不详,直到护士焦急地跑过来说情况危急。

    “他需要输血,但正好附近有工地发生重大事故,医院这边紧急缺血,现在从其他医院的血库里调可能会耽误最佳救助时间。”

    “他是什么血型?”

    “ab血型。”

    拥有ab血型的人是万能受血者,楚甜也是ab血型,

    樊少阳“输我的吧。”

    宋丞“我的可以。”

    季延峥“我。”

    护士迟疑了“三位,都是病人家属吗?”

    这时候,艾贝从旁边走到了她的面前,“我是。”

    “那你跟我来一下。”

    护士和艾贝到了一旁说话,从她们的角度看去,仍能看见三个挺拔而立的男人。护士扫了他们一眼,和艾贝说明情况以后,又问了她一个问题。

    艾贝摇了摇头。

    护士的目光里有些奇怪,但既然已经和家属确认过了,她就点了点头,

    血库里正缺血,不会嫌弃多一个人献血,所以三个人都有输血的机会。

    樊少阳虽是三个人之中最清醒的,但他和狄恩相处过,很喜欢这个孩子。而且,万一就是他的呢?

    而离他不远的地方,季延峥和宋丞已经起了争执。

    “你说什么?”季延峥的声音沉冷。

    宋丞心下愧对,倒也没有退让,“我说,狄恩是我的孩子。”

    季延峥不信他的话,宋丞只能将一切和盘托出,包括两人当时在临市相遇。说到一半,宋丞突然反应了过来,他以为她是在回国之后才和樊少阳有了暧昧,但——

    当时她拿着他的文件去找樊少阳,两人真的没有发生什么吗?

    他向樊少阳看去,没想到樊少阳恰好也在看他,两个男人对视一眼,宋丞的心猛地一沉,樊少阳对他笑了一笑。

    但宋丞来不及去问他。季延峥被心爱的人和好友的双重背叛,几乎逼疯了。

    “宋丞,你怎么敢?!”他双目赤红。

    “她当时只是你的情妇之一,我以为……”宋丞解释到一半,忽地一顿,“而且你自己心知肚明,你是怎么对待她的。”

    “那你就可以这么做?”

    “这件事确实很突然,但我也没想到她会因此怀孕……”

    季延峥冷笑,“怀孕?你以为你是谁,当年的她要是怀了你的孩子,不可能生下来。狄恩是我的孩子。”

    两人的争执声引来了刚刚的护士,她听见他们的争执内容,额头上突然有冷汗冒了出来。

    “你们说什么,你们谁是孩子的爸爸?”

    “我。”

    “……我是。”

    “我也没准呢。”樊总似笑非笑地插话。

    “你们到底谁是?!”护士急得直冒汗,一看见签完同意书过来的艾贝,立刻道“我不是说过了,直系亲属不能输血吗,这么做容易引起并发症,你怎么让孩子的爸爸献血?”

    三个男人闻言都是一怔,他们平日都不是会亲自鲜血的类型,甚至家里有私人备用血库,从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忌讳。

    护士“到底谁是孩子的爸爸,我立刻去确认,让他们不要用他的血袋。”

    艾贝走近了,看了他们一眼

    “他和他们都没有关系,放心吧。”

    “用谁的都可以。”出错了,请刷新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