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玄幻魔法 > 十年树木 > 第二十三章
    23.

    合同谈得很顺利。

    单良在三教九流中混迹多年,眼光毒辣,手腕强硬,处事圆滑。而且他身上天生就有一股气势,容易让人折服。

    这些品质让他在商场上也所向披靡,游刃有余。

    双方合作很愉快,正事谈妥,单良邀请他们共进晚餐,就定在天华酒店。

    客户是个中年艺术家,海外华人,此次来康城本是为了采风,只带了一个三个人的小团队。

    秘书给他们定了顶层的露台,既满足艺术家观景的需要,也能和大厅隔断,有一定的私密性。

    一行人乘电梯登上顶层,单良看着露台的那扇玻璃门,有些感慨。

    上次来这个地方,也才是几个月之前的事情,郁欢还得接着公司的名义请他叙旧。

    一转眼,仿佛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地,两人已经可以光明正大地同进同出了。

    ·

    艺术家果然很喜欢这个地方,性情中人,月色哪能不趁酒。

    酒过三巡,艺术家已经和单良称兄道弟,准备把今后所有的作品都低价交给六合艺术代理,把身边跟着的小团队惊出一身冷汗。

    单良还十分清醒,不把酒桌上的话当真,闻言只是微笑,示意赵兴安排人送他们回去。

    那几个小助理这才松一口气,客套着“单先生真是千杯不醉。”

    单良的酒量是一缸缸白酒灌出来的,这一行应酬都喜欢喝红酒,他的确难得喝醉。

    奈何他今天心思有些重,把人都送走,现在也有些晃神。

    赵兴看老板坐着不动也不说话,还以为今天的合同出了什么纰漏,也不敢催,站在旁边跟着一同回想。

    这时单良的手机有电话进来了,他接起来,听到郁欢的声音:“良哥还打算坐在那儿吹多久的风?”

    单良一愣,朝露台边缘往下看,灰蒙蒙的夜色中,一辆车开了双闪。

    他勾了勾嘴角:“马上就下来。”

    ·

    天华酒店离碧落实在不远,单良没叫司机来接。

    这可苦了赵兴,他可不比自家老板,散个步的功夫就能回去。他家离这儿是个对角线,坐地铁的话可能睡完一觉都到不了。

    单良虽然不需要助理挡酒,但和客户应酬,面子得做足,所以赵兴也跟着喝了几杯。

    现在他不能开车,跟在单良身后,低头研究代驾,人还有些晕乎乎的。

    本以为他还得先陪着老板走到碧落门口,没想到出了门,单良直接跨上一辆黑色的车,丢下一句“以后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自己看着处理。”然后便把他甩在门外。

    赵兴看着绝尘而去的车,一脸茫然,唯一能确定的是老板没有被绑架,而是自己心甘情愿坐上去的。

    ·

    单良喝了酒,脸色却不见发红,反而比从前更白,只有眼尾泛起一丝红色,在镜片的半遮半掩下,很是勾人。

    但他一贯面色都是冷清的,眼里藏着刀子,一般没人敢生出几分遐想,此时面对郁欢,目光便软了下来。

    这样的良爷难得一见。

    郁欢本是单纯地想来接他,心神一漾,快到十字路口,一打方向盘,卡着最后的虚线变道,往碧落相左的方向开去。

    单良只是稍微有点走神,还远不到喝醉的地步,自然发现了路线不对。

    他脱了外套,扔了领带,解开衬衫最上面两粒扣子,半降下车窗,曲起右手倚着额头,也不出声提醒,静静地看郁欢开车。

    郁欢被这样一双眼盯得有些紧张,好在前方的路一马平川,总不至于分神出什么事情。

    ·

    车最后开到了一个单良不怎么熟悉的地方。

    这一块区域有些偏远,但也很幽静,面前是一排排独栋小别墅,房子有些旧了,但能看得出都有人打理,周围的环境十分不错。

    可以说和天华碧落那样灯红酒绿的地方是两个极端。

    郁欢熟练地找了个地方停车熄火,望着那一片别墅区说:“我小时候就住在这里。”

    “看起来很不错。”

    郁欢点点头:“衣食无忧,是挺好的。”

    单良沉默了一瞬,解开安全带,扭头问他:“不下车看看吗?”

    郁欢回视他,片刻,拔了钥匙下车。

    ·

    郁欢领着单良找自己住过的房子,隔着有段距离,指给单良看:“已经挂牌了,但一直没卖出去。”

    单良理智地分析:“是挺难卖的。这个价位,可以在更好的地段买更好的房子。但以这房子的质量,也不至于低价贱卖。”

    郁欢“嗯”了一声,继续说:“住在这里的人一直挺少的,我记得小时候,那一排房子就住了我们这一户。不过这地方也有好处,清净,也可以说,隐蔽。”

    他眼里有种很浓重的情绪,单良和他对视片刻,已经被他感染了。

    看着这栋房子,单良脑海里似乎就能勾勒出郁欢小时候的样子,但那些哭着的笑着的模样,又似乎都不是面前这个人。

    他不由放轻声音,难得温柔地问:“你十八岁之前是什么样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