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 别对我说谎 > 章节目录 番外八
    季书平佝着腰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时,他才意识到床上的人已经很老了。戴着氧气罩的尚雪臣微微睁开了眼,笑一声,“还活着啊。”

    季书平嫌他昏迷醒来出口的第一句不吉利,可也拿他没办法,只急忙从椅子里起身坐到床沿去看睁眼的尚雪臣。他们八十多了,就在昨天季书平还是不服老的,早上起床仍旧腰杆挺的直直的去散步,尚雪臣总笑他争强好胜,劝他该服老的时候就得服老。可季书平就是不服。

    不仅自己不服,还要让尚雪臣不服。在他看来,尚雪臣的背虽然越发直不起来了,可到了这个年纪,尚雪臣的脸上仍旧没有一块老年斑,而且头发总染黑,所以季书平看他仍觉得他不老且好看。

    可就是在昨天,一夜之间,季书平终于承认他们老了。他们终究是老了,在尚雪臣突发脑血栓,原本好好站着的人带倒了柜子,丁玲当啦发出一连串的响,在阳台的季书平听到声音冲进来的那一霎那,腰杆再也挺不直了。

    “说的什么话!”

    尚雪臣被季书平呵斥这么一下,没恼反笑,伸手摸了摸季书平的鬓角,“你怎么憔悴这么多?”转头又看见自己床边摆着的那把椅子,回头再看季书平只说,“都是老头了,就别这么折腾自己了。”

    “我还不是怕……”话说一半停下,季书平怕再说最积极会哽咽。

    到了这个年纪尚雪臣仍不知轻重,“怎么,怕我会死啊。我倒是不怕,这么多年都在一块,虽然吵的也不少,可日子过的还算满意。”

    “我是怕我会死!”季书平抓住那只褶皱如枯枝的手,紧紧捏着,“我是怕我会跟着你去。”

    “你可别这么着急。”老了的尚雪臣眯了眯眼,看起来连说话都吃劲,“你的身体我清楚得很,再活上个十年八年不成问题。”

    “我让你平常和我多锻炼,饮食健康点!”

    尚雪臣捂住他的嘴,“你再念我,我真就一闭眼一蹬腿了。”

    季书平狠狠剜他一眼,尚雪臣倒是厚着脸皮笑了笑。

    “人怎么样?醒了吗?”

    尚雪臣歪头看着门外进来一群聒噪的人,周哥这老家伙穿着松垮的老头背心由佳佳扶着往里来,后头跟着年纪也不小了的乐乐,再后面就是周哥的女儿了,叫周妙,这丫头也是个闹腾厉害的主,当时周哥和佳佳要孩子艰难,好不容易有了这一个当然费劲心思的宠,差点宠成个女霸王。尚雪臣看着进来一大帮的人,顿时觉得头疼,憋足了气喊,“没死呢。”

    周哥拄着拐杖捶了捶地,腰虽然挺不直了,声音倒是宏亮,“说什么晦气话呢。”

    尚雪臣又是一笑,后头跟进来周妙倒是说了周哥一句,“爸,医院呢,在这儿和谁比嗓门啊?当心一会儿护士给你轰出去。尚叔,我给你炖了汤,季叔也吃点,从昨天一点东西都没入嘴,可别这头尚叔醒了,你再熬坏身体。”

    尚雪臣看一眼季书平带着点责怪的意思,扭头就冲着周妙乐,“还是妙妙待我好,来看我都不忘带吃的,你看看其他人,两手空空来,尤其你乐乐,跟我这么久,我进个医院你连个果篮都没买。”

    “得了吧,尚哥。这时候就别嘴贫了。”乐乐上前来仔细看了看他的脸色,确认精神头还好偷偷松了口气,“我也就小你十几,今年也要七十了,你还成天喊我小名。”

    尚雪臣白他一眼,伸长了脖子往后看问他,“你家那口子呢?”

    “总得留人看家啊。”

    人没到齐,尚雪臣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后又念着,“也是,总要留人看家的。”听口气像是在宽慰自己,季书平听了就皱了皱眉头。

    医生这时候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