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女生小说 > [综]女装大佬生存手册 > 章节目录 128.十指迷神魂·三
    无花双手合十,呼了声佛号,微微皱眉若愁思不解:“佛经有云,‘一切有为法,尽是因缘合和,缘起时起,缘尽还无,不外如是’。”

    天峰大师淡淡笑道:“你若已超脱无明,今日又如何会来找我?”

    无花将所有心绪敛入眼底,沉默不语。

    天峰大师于是缓缓道:“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万法皆生,皆系缘分,既然有缘,何必遮掩?”

    无花心中微震,抬头恰好撞上天峰平静又蕴藏无穷智慧的目光,他眉心一跳,对视的一瞬间仿佛被这双眼睛穿了一切。

    他定力极佳,神色间丝毫未显露出什么,轻轻叹了口气,回以微笑道:“师父的意思是,让我主动去体会?”

    他师父无疑是一个明察秋毫、修为极高的得道高僧,无花在他面前,从未掉以轻心过。

    他无从判断天峰是否识破了他的表演,但这副慈面容下掩藏的极深的提防,他自懂事以来,就一直如影随形,直至此刻也不例外。

    洛飞羽昨晚的话天峰全都听在耳朵里,对方到底是信了还是没信、是早有察觉还是当真愿意认为自己初识了红尘,无花并不能肯定。

    就连此刻,他师父说他“相由心生”,究竟是指他为“秀姑娘”的事情苦恼,还是指他维持这般假象下的野心已经一览无余,他也无法确认。

    所以他尽心尽力扮演着妙僧的角色,只求让天峰认为这就是他的本相。

    这样的机锋,在过去的十数年里,他已经历了无数次,可谓驾轻就熟。

    天峰微笑着指了指身边的蒲团,对他道:“坐。”

    无花于是在他身边坐下。

    “你坐在此处,修的是什么呢?”

    “是禅。”无花答道。

    天峰大师点了点头,“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无花遂起身拜道:“弟子懂了。”

    天峰大师凝视着他,道:“数百年来,少林门下交游广阔的弟子,也不过只你一人。你既往红尘中去,又何必担忧被红尘染了尘埃。堪破放下,方得自在。”

    无花颔首退了出去,胸中已有定见。

    莆田城门口的茶馆是洛飞羽常驻的去处,他白日里游山玩水、休憩补眠,每逢夜半便去少林寺骚扰调戏无花,还时常偷着时间就顶个商城脸去散布些道消息,靠着江湖声望的进账维系每日100的活跃度。

    赌坊里那押无花会不会动凡心的赌局,就有他一半的功劳。

    如今他一身绿装都已换完了,也不急着去收集蓝装,而是打算直接紫装一步到位,节省装备迭代的成本。

    绷带、金疮药、止血草之类的物资他也囤了不少,还得了瓦罐和石头的伪装,不过没什么机会用。

    他按平时的习惯,入了茶馆就在靠窗的位置点上糕点水果,就着茶慢慢品,瞧着窗外车水马龙、人群熙攘,只觉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城镇的街道其实都大同异,没什么区别。

    然而今日,他悠闲的下午茶时光被个不速之客打断了。

    无花嘴角挂着浅笑在他对面坐下,礼貌行了个佛礼,问候道:“阿弥陀佛,秀姑娘好。”

    “……”洛飞羽半个身子都伸到了桌子对面,先是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茶馆半数的人都在暗搓搓观察着他们这桌,然后心谨慎地把视线转回无花身上,表情古怪道:“我没眼花吧?你居然会主动来找我?”

    无花的笑容无懈可击,“秀姑娘又不是洪水猛兽。你每晚来寺中听佛,僧思来想去,着实还是不妥,索性便白日寻你来了。”

    洛飞羽的脸诧异了好半天,才不由失笑,半调戏半故意提高了些许声音道:“难不成和尚终于被我诚心感动,愿意同我私奔还俗了?”

    “?!!”勾着脑袋听八卦的茶客们耳朵都竖了起来,那茶的二更是在无花背后偷偷给洛飞羽比了个大拇指,满脸写着:“姑娘,真有你的!”

    无花无奈摇头道:“秀姑娘莫要拿我开玩笑,你来学佛,我为你讲佛,行端坐正,心中无垢,何惧旁人误解。”

    众人齐齐失望泄了股气,心神却都还明里暗里关注着这边的动静。

    洛飞羽把半个身子收了回来,塞了块糕点,含糊着不以为然道:“你心中无垢,我心中有垢行不行?和尚光风霁月,我却是个俗人,我就是喜欢你才听你讲佛,若换了别人,爷……姑奶奶我早就双剑伺候叫他闭嘴了。”

    二目瞪口呆瞧着洛飞羽,便是江湖女子不拘节,似秀姑娘这般坦诚直率到不顾颜面的也实在少见。

    无花体贴为洛飞羽递上了一杯清茶,让他不至于满腮帮的糕点噎住,“姑娘耿直率性,我十分佩服。那今日,我们就讲‘性情’罢。”

    “……”洛飞羽忍了忍,笑容满面对他比出了一个中指。

    无花淡然询问:“这是何意?”

    洛飞羽当着众茶客的面,一本正经道:“这在我的家乡,是‘我心悦你’的意思,代表愿同君行周公之礼。”

    对,简言之,就是“日”。

    众人面红耳赤盯了一会儿洛飞羽那个手势,纷纷埋头吃茶,装作什么也没听到。

    无花又一次摇了摇头,似好脾气笑着,实则颇有几分厚脸皮道:“姑娘抬。”

    其实无花正儿八经讲佛之时并不枯燥,甚至还称得上引人入胜、十分有趣,即便是茶馆里的茶客大多不通佛理,听他讲来,也好似在听高潮迭起、新奇趣味的说故事,欲罢不能。

    几番下来,众人获益匪浅,更对无花的佛学十分佩服,渐渐相信他是真想靠讲佛法劝退洛飞羽。

    可洛飞羽对着无花这副模样,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人的谋算、这人的野心、这人举动背后的目的,一来二去,再有趣的故事也听不进。

    这在旁人来,便是秀姑娘沉迷于无花大师皎好的容貌,听他讲佛还心不在焉,只顾对着大师发呆了。

    如此讲了大半晌,洛飞羽故意当着无花的面将“解药”的瓶掩在袖中晃了晃,撒进方才自己喝过的那杯茶里,笑吟吟递给无花:“你讲得辛苦,定是口干舌燥了罢?喝口茶润润。”

    众所周知,无花及其洁,似他那般高洁出尘的人,本也就不该沾染一丝一毫的污秽。让他去饮别人饮过的茶,是断不可能的。

    就算是普通人,除非亲密无间,否则也绝不会做出共食共饮的举动。

    众人几乎都相信,无花定不会接这杯茶。

    但他们万万没想到,无花居然面不改色接过了那杯茶,淡然自若一饮而尽,还客气有礼地感谢了洛飞羽,然后继续口若悬河。

    吃瓜群众们有点儿懵逼了。

    这……莫非无花大师当真对秀姑娘动了凡心?

    不不……大师境界高深,定是不拘外物、问心无愧……的吧?

    众人面面相觑,纷纷动摇起来,思考自己要不要回赌坊改了所押的赌注。

    洛飞羽恶作剧得逞,笑容愈发灿烂。

    时至黄昏,茶客陆续散尽,无花也讲乏了,二瞧洛飞羽还不肯走的样子,主动上来提醒道:“大师、姑娘,天色已晚,店要打烊了,您……”

    洛飞羽瞥了眼窗外萧条冷清起来的街道,疑惑道:“你们这里怎得如此早就打烊?这离天黑起码还有好一会儿吧?”

    二顺从解释:“姑娘是外地人,自是不清楚。莆田临着海,每每天色稍晚,就时有零散倭人来骚扰,不好在街上游荡。”

    洛飞羽皱眉道:“区区几个倭人……这不是南少林的地盘吗?还有这样的事?”他挑眉了无花,“你们少林怎么连些浪客都管不住?”

    无花淡淡道:“不是管不住,是管不了。”

    二见状也立刻替他解释:“少林的师父们先前也教训过他们,但出家人不杀生,打跑他们一回,还有二回,三回……师父们一走,他们再劫掠回来,比先前更凶,也实在是顾及不得。所以平日里避开也就罢了,有时他们成群结队地来,我们便躲到山上去。”

    洛飞羽听着不悦,话到嘴边绕了几圈却又咽回肚子里。他不欲贸然对这事做出评价,毕竟热血并不能当饭吃,但脸色依然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