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玄幻魔法 > 先生他不可能这么甜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刻骨
    “栖之。”

    “嗯。”

    “栖之。”

    “……”

    林栖之微微偏头看自己身旁笑得明媚的楚钦,心中疑惑,是发生了什么喜事吗,为何这般高兴。

    他这么想,就这样问出了口。

    “因为见到了栖之,就觉得心中欢喜。”

    楚钦听他这么问,眉眼都弯了。

    “阿钦,你一直都这么高兴吗?”仿佛没有什么污浊和阴霾能染上那双明亮的眸子。

    “有你在,一切都好。”

    能日日见到你,就已经很开心了。当然,如果先生能不对他这么冷淡就更好了。

    林栖之闻言有些不自在地低下头,耳后红了一片,这样单纯因为另一个人而欣喜的感情让他有些手足无措,这是他从未经历过的。

    人,真的会为了另一个人而牵引心神吗?

    “为什么?”

    “嗯?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对我……”林栖之有些艰难地开口。

    在他眼里,楚钦虽然身世坎坷,吃过很多苦,却是个难得的良才,无论是文书还是武艺,在同辈间都是顶尖的,为什么……

    为什么要喜欢我。

    他自忖身无长物,唯有一点学识还说得过去,可也不是什么值得入眼的东西,为什么偏偏看中自己呢。

    这也是他这几日来一直不得其解的问题。

    “栖之,”楚钦一笑,既高兴林栖之终于愿意正视自己对他的感情,又有些无奈,自家先生果然是对情爱一事一窍不通。

    “在你看来,喜欢一个人是不是必须要有一个理由?”

    难道不是吗?

    林栖之疑惑地点头。

    “你把手放在这里。”楚钦没有回答他,而是握着他的手贴到了林栖之的胸口。

    他来不及反应,就感到唇上传来两片极轻柔的触感。

    像秋天的雏鸟新生的羽毛,轻轻地,擦过柔软的唇,带着未散的余温。

    “现在,明白了吗?”

    手掌下的心扑通作响,一瞬间乱了节奏。

    “你问问你的心,为什么跳得那样快?”

    那个吻一触及分,楚钦退开稍许,只是手还紧紧握着他的。

    “情之一字就是这么蛮横,不问缘由,也没有道理可讲,你心里有它便是有,若是没有,我也强求不得。”

    他一笑,“只是现在看来,栖之心里有我。”

    “不、不许胡说……”林栖之慌乱地别开眼,睫毛轻颤。

    “好,就算我胡说。那若你心里没有我,现在就告诉我,好叫我死了心。”

    察觉到林栖之今日的态度软化了许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不打算放过这个机会。

    虽然,就算被拒绝,他也不会死心就是了。

    “你……”林栖之被逼得急了,一双俊秀的眉紧蹙,“阿钦,你还年轻,不值当的……”

    为了我舍弃一身名节,不值当的。

    “值不值当,全都在我。若是你都不值得,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值得了。”

    是你把我从厌弃这个世界的边缘拯救回来,让我知道世上原来还会有人在意我,慰我哭,哄我笑。

    别说是名节,就算是身家性命,也没什么不值得的。

    楚钦定定望着他,一双深邃眼眸里似有千言万语,却没有说出口。

    他怕吓着他的先生。

    良久,林栖之长叹了口气。他偏过头,和楚钦对视。

    “我给过你机会了,日后反悔可不要怪我。”

    “我绝不反悔……”,楚钦顿了顿,以为自己听错了,他转过头,一脸不可置信,“先生?!”脱口而出的是那个最熟悉的称呼。

    林栖之被他唤的动了动手指,却忘了自己的手还被人握在手里。

    他这一动倒把楚钦唤回神来,他惊喜地问:“你答应了?”

    林栖之不说话,他也不急,他的先生面皮薄,要是直接答应他那就不是林栖之了。

    “你亲我一下,我不是在做梦吧……”

    楚钦摇着他的手,眼里有星光在闪烁。

    他像个讨要糖果的小孩,脸上写满期待和不易察觉的紧张。

    他等不及想要确认他的心意。

    林栖之的目光动了动,却没有看他,他深吸口气,闭上眼。

    他本不是什么扭捏的人,既然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心意,就是彻底抛开了过往的那些虚礼。

    这种感觉很奇怪,像是什么一直束缚着自己的东西突然不见了,而他的身体就越来越轻,不管不顾地向空中飘去。

    飘飘然忘了今夕何夕。

    他微微踮起脚,偏过头,在楚钦唇角印下轻轻一吻。

    那个吻轻柔,带着温凉的触感和月光一样的冷香。

    一如他这个人。

    看似温润,其实和谁都保持着距离。

    只有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就那么一路莽莽撞撞地闯进他的生活,闯入他的心扉。

    搅乱了那一池静水。

    自此温润的眉眼多了谁也没察觉的温柔。

    一颗清冷的心多了许多不忍,似仙人误入了凡尘,从此跌进十丈软红,受尽一生痴缠。

    楚钦蓦地呆住了。

    他本只是随口一说,没想过林栖之会答应他,毕竟在他预想里,他的先生还要过许久许久才会慢慢接受自己。

    可是他没有。

    他让他不要后悔。

    他给了他一个吻。

    他……

    他怎么能这么好。

    “唉……”,林栖之有些无奈地看着楚钦泛了红的眼尾,险些要以为自己刚刚是不是欺负他了。

    “你……不开心吗?”他伸手轻抚那一抹红,动作带着自己都没察觉的细腻温柔。

    “不,不是……我是太开心了,像做梦一样……不,在梦里,先生也没有这样的……”

    这样的温柔,这样的触手可及。

    楚钦神色慌乱地否认着。

    大多数时候,出现在他梦里的只是一抹远远的冷清的背影,他不敢走近,怕那背影倏地不见了,也不敢触碰,怕亵渎了那谪仙般的人。

    就那样在心里默默想着,念着,用目光贪恋着。

    他的先生那样好,他却在心里藏了那样的心思。

    他不配靠近。

    可是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在叫嚣着,让他去争,去抢,去玷污,把一尘不染的人拉入同自己一样的地狱。

    这样他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他挣扎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是那人却自己朝他走了过来。

    浅笑着,伸手抚过自己的面庞,神态温柔,眸光专注。

    这是他从没有奢望过的一场美梦,现在美梦却成了真。

    他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鼻尖又浮动着那抹冷香,林栖之抱住他,手一下一下轻抚他的背。

    像小时候一样唤着他的名字:“亲亲,你不要哭,这不是梦……”

    都比他还高的人了,却还要他哄着,林栖之想着,眼中却止不住的心疼。

    他以为楚钦变了,长大了,可却还是会像小时候一样轻易地在他面前红了眼角,湿了眼眶。

    这份熟悉感,让他莫名地心安。

    大抵人这一生要经历许多蜕变,却总有什么东西是刻在骨子里,淌在血液里,生了根,发了芽,即使星云斗转,即使沧海桑田,也不会变。

    刻骨铭心。

    那一刻楚钦在想,只要他一身骨肉未朽,一颗心还在跳动,他就永远是林栖之的亲亲,永远都是。

    。

    “褚昭,你放我出去!”乔羽奋力嘶喊。

    “把药喝了。”带着面具的男人答非所问,端来一碗漆黑的药汁。

    死士的剑上淬了毒,那日乔羽要不是碰巧被自己遇见带走,恐怕凶多吉少。

    想到这里,褚昭的眼中闪过一抹狠厉,声音却依然冷淡。

    “等你伤养好了,我就放你走。”

    乔羽真是有苦难言,他愤愤地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等你放我出去,只怕外面天都变了。

    “咳咳,咳……”这药汁涩苦,乔羽喝得太急,没忍住咳了起来。

    褚昭似乎早就料到这种情况,左手递过来一杯水,右手捧着一碟甜梅。

    “你,你这是做什么!”

    乔羽一口气还没喘上来,就见那碟蜜饯摆在自己眼前。

    把他当成怕苦的三岁孩童了吗?!

    “药苦,含着。”

    褚昭说完,并不理会乔羽气急败坏的样子,把梅子放在他手边,就要转身离去。

    “等等!”

    乔羽顾不上难为情,出声叫住他,褚昭脚步一顿,真的停了下来。

    “这次……多谢你。”

    “我说了,一命还一命,你不必谢我。”

    乔羽双唇紧抿,“阿昭,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男人周围气场倏地变得冷厉,似是被这个熟悉的名字激起了不好的回忆。

    “你听我一句,当年的事真不是宣宗……”

    “那是谁?”褚昭猛地转过头,“小乔,你告诉我,害死我父王的究竟是谁?”

    他一步步朝乔羽走来,嘴角的笑意霎时间变得说不出的无助与凄惶,“你说啊,你说我就信你。”

    他声音中带着几不可察的颤抖,眼神紧紧盯着自己幼年时的玩伴。

    仿佛在无言地诉说着他最后的期许与希冀。

    那一瞬间,乔羽觉得那目光如有实质,力若千钧地压在自己的脊背上。

    “我……”

    最终,他嘶哑着开口,却没有了下文。

    他不知道是谁,可他知道一定与宣宗无关。

    “你说啊……”褚昭笑起来,只是笑意中带着不顾一切的疯狂,仿佛刚刚那一瞬间露出的脆弱只是乔羽的错觉。

    “你告诉我不是他为了太子之位谋害了我父王,不是他为了能坐稳皇位囚禁了我和我母妃,不是他害我失去了阿爹和阿娘……”

    “你说啊,小乔,不是他又是谁。”

    褚昭笑声倏地停止,阴鸷的眸子死死盯住乔羽,像蓄势待发的毒蛇,只要猎物一动就要发起致命的进攻。

    “我不知道……”乔羽声音嘶哑。

    “可是,可是就算是他,那也是上一辈的事了,先皇已经殡天了这么多年,你何必累及陛下和阿钦,他们跟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

    “没有关系?若不是为了那个女人,一直无心于皇位的八王爷会突然对立储之事上了心?我父王对他恩重如山,义薄云天,可他呢?他是怎么做的……还有褚铣,你看着他的时候,有没有一次会想起我,想起我父王?”

    宣宗没登基之前,正是八王爷。

    “若我父王还活着,哪里轮得到他坐在那个位置上。小乔,他们不配。”

    褚昭说到最后,声音异常的轻柔。

    乔羽却越听心里越凉。

    他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褚昭已经陷得太深。

    可是他不知道,当年孝德太子薨逝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宣宗哭得有多伤心,他也不知道,当年诸王都对太子妃母子虎视眈眈,是宣宗力排众议派了身边最得力的人,也就是他的父亲,去护送他们母子平安。

    可是那些人贼心不死,还是趁宣宗登基之后放松了警惕的时候,派人去刺杀褚昭。

    那个时候,他还小,日日在皇宫里等着他阿爹给他带来阿昭的消息,却只等到了他阿爹为了保护褚昭遇刺身亡的消息。

    而褚昭自此消失不见,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其实他心里清楚,落入贼寇手中,下场不过是一个死字。

    可是他不愿意去相信,他最好的玩伴,他的阿昭哥哥,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