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科幻小说 > 不准撒娇[穿书] > 正文 第103章 第 103 章
    宋琛心情很复杂。

    他觉得他不该量的。

    具体到数字以后, 又是一种感觉。

    他记得他当初写《离婚》,做人设的时候, 真的考虑了很久。

    他写小说的时候, 不管小说里会不会涉及, 他都喜欢给人物写个小传, 比如多高, 多重,从事的什么职业,是什么性格, 有什么习惯动作等等。

    攻的设计性格上要比受简单一点,但在身体配件上, 就要比受具体一点。

    《离婚》是虐文,大撒狗血, 他怕扑的没人看,所以就来了个191男主。

    自作孽, 不可活,大概说的就是他吧?

    他只希望自己真的能跟小说里说的一样爽翻天才好。

    宋琛刚钻出来, 就被赵近东又给捞回去了,宋琛没穿衣服, 滑溜溜的,赵近东不敢用力,怕又抓伤他。

    宋琛皮肤白嫩的很, 也娇贵, 他在床上又一向控制不住力气, 常有点狠劲跑出来,就会留下红痕,看着还挺心疼的。

    俩人又是一番颠鸾倒凤,赵近东反倒觉得折磨的是自己。

    他现在真的过了小打小闹就能满足的阶段了,该进入下一阶段了。

    宋琛见他也忍得辛苦,涨红了脸也不说话,其实他觉得他此刻想要,宋琛也不会拒绝他。

    不过他还是担心伤了宋琛,憋着一股劲,脑门上凸出青筋来,问宋琛“爱不爱我?”

    宋琛不说话,他就用手捏着宋琛的下巴,逼迫他直视,问“爱不爱?”

    有点凶残。

    宋琛说“嗯。”

    赵近东就又凶猛地亲他,身体似乎是痛苦的,贴着他的脸,没有再动。

    爱是最重要的。

    性于男人而言是毁天灭地的,可是心里头有爱,便学会了克制。他愿意让宋琛看到他的爱,他对他的迁就,心疼,他也想看到宋琛对他的爱,不只是畏惧地噙着眼泪看他却又掰着腿看他的模样,还要从嘴里说出来的”我爱你“。

    世界渐渐安静下来,兴奋和狠戾都消散了以后,赵近东抱着宋琛的头,抚摸着他的头发。

    感觉他白天被郑红伤了的心都被治愈。

    他亲了亲宋琛的头发,低声问“真的很爱我么?”

    宋琛说”说了八百遍了。“

    “谁让你从小到大,嘴里没几句真话。”赵近东就将他提上来,摸着他的脸庞,注视着他“你以前骗过我太多次。”

    宋琛想起他看的那些日记,便说“以后都不会骗你。”

    爱是可以感受到的,其实他不说,赵近东也能从他的身体语言中感受到,能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爱,这是比最激烈的性都要美好的事。

    不管过去的宋琛是真的爱他,还是在骗他,至少此时此刻,他能感受到宋琛的真心,如果这真心是假的,只不过是宋琛有意的伪装,肯这样真切地骗他,他或许也能接受,因为除此之外,他也没有更好的去路。

    他就冒一次险,他就自私一回。

    赵近东在半夜的时候惊醒了一次,醒了以后发现宋琛还在他身边躺着,却已经脱离了他的怀抱,他就侧过身去,又重新抱住了他,下巴靠在宋琛的肩膀上。

    他们是被手机给震醒的,宋琛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见赵近东起身将桌上的手机拿了过来,本困涩的神色在看到手机上的名字的时候立即沉了下来,电话没接,赵近东拒接以后,看见了屏幕上显示的信息。

    陌生号码发过来的“五百万也可以。”

    赵近东就直接关了手机。

    宋琛微微起身,抓着他一条胳膊问说“怎么了?”

    “没什么,天还早,你继续睡吧。”

    赵近东说着自己也躺了下来,抱住了他。宋琛感觉赵近东的胸膛起伏的有点厉害,似乎情绪波动很大的样子,他就仰头看赵近东,见赵近东面无表情地躺着,嘴角露出隐忍之色,手上却收紧,将他抱得更结实。

    就在这时候,宋琛的手机忽然也震动了一下。

    宋琛刚要起身,赵近东却率先拿过了他的手机,忽然起了极大的戾气,直接将手机摔到了地上。

    倒是把宋琛吓了一跳,赶紧爬起来,问说“怎么了?”

    赵近东伸手抹了一把额头,宋琛跳下床,将他的手机捡了起来,还好没摔坏,他就看见了一条陌生号码发过来的短信。

    “小琛,帮我问问近东,能接个电话么?”

    “谁啊?”宋琛问。

    “不知道,最近接到不少这种信息和电话,可能说信息泄露,今天我让秘书给你换个号码,现在的号你先别用了。”赵近东说着就伸手“手机给我。”

    宋琛舔了下嘴唇,赵近东声音忽然放缓了,很温柔地说“你听话。”

    宋琛就把手机交给了他。

    “不要乱看我手机内容。”

    “你还背着我在手机上勾搭了谁?”

    “狐朋狗友一大堆。”宋琛笑着说。

    赵近东把手机放到一边,笑着将他拖到床上来。

    打闹冲缓了原本有些低沉的情绪,俩人在床上闹了一回,赵近东就起床去了。

    宋琛躺在床上,瞅了一眼桌子上的手机。

    从昨天开始赵近东就不对劲,肯定是有事。

    赵近东去上班以后他才起来的,等吃完了早饭以后,他就给王珺打了一个电话“你过来一趟。”

    王珺还是有点怕他,宋琛变的和气也就最近这些天的事,可是以往数年的阴影,可不是这几天的相处就能消解的。他在外头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这才开车过来。

    宋琛已经在廊下等他,上了车说“随便转转吧。”

    “那个,赵总等会可能要用车。”

    “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再说了,你们公司的车不止你这一辆吧?”

    这是什么意思?想要开了他?

    王珺心惊胆战地开着车除了庄园,找了一条风景比较好的路,往江边开。

    “昨天一天都没得空,所以一直都没问你,你们赵总因为什么跑去一个人喝闷酒了,还喝成那样?”

    王珺愣了一下,说“我也不知道……”

    “就算不知道具体原因,那大概应该也知道吧?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还碰见他,他人还好好的,怎么过了不到俩小时,人就变成那样了?”

    做司机的,首先口风就要严。王珺很真切地说“我真不知道。”

    “在他喝酒之前,都去了哪,见了谁,这你应该知道吧?”

    王珺抿了抿嘴唇,就见后头的宋琛面色严厉起来。宋琛的长相偏凌厉,真严厉起来的时候会带着点凶气“你跟着你们赵总几年了?”

    “四年多了。”

    宋琛说“四年多了,多少也有点感情了吧。我问你,也不是想窥探你们赵总的隐私,只是出于关心他。你不觉得他昨天很难过么?”

    王珺只好说“赵总……他昨天见了他母亲……”大概怕宋琛误以为是赵太太,便赶紧又加了一句“就是郑女士。”

    宋琛“啊”了一声,一副了然的意思“然后呢?”

    “然后赵总心情就特别差,就去……就去喝酒了。”

    “他们俩发生了什么事?”

    “这我就不知道了,赵总和她说话的时候,我在外头,平时赵总有什么不想让我听到的话,我都是站的远远的,只知道他们俩吵架了,吵的还很凶……”王珺犹豫了一下,说“赵总那个母亲,很……很那什么,她经常找赵总要钱,估计又是要钱的。”

    宋琛往椅背上一靠,脸色有点难看,半天没说话。

    如果只是找他要钱,赵近东应该不至于这样,不知道郑红又搞了什么幺蛾子,说了什么捅心窝子的话。

    王珺怕他发火连累了自己,就小声说“那个,我们赵总不喜欢别人说他的事。”

    “你放心吧,不会让他知道,郑红在哪,哪个酒店,带我过去吧。”

    王珺一愣,忙说“不是酒店,赵总在一个网吧见的她,她现在不知道还在不在那里了,估计早走了。”

    “那就去网吧。”宋琛说。

    王珺见他脸色有点凶,就没敢说话,载着宋琛前往极速网吧。

    他是觉得去了也是白去,郑红昨天应该只是和赵近东约在网吧见面,早走了,去了也见不着。

    结果开车到了极速网吧门口,隔着玻璃他都看见郑红了,歪在一个打游戏的男人身上,正在跟他说话呢,那身衣服他最熟悉了,最近好像都没换过,红色的,很显眼。

    王珺一看见她心跳就快起来了,忙透过镜子去看后头坐着的宋琛,宋琛直接打开车门走了出来。

    王珺都没敢下车,双手紧张地敲着方向盘。

    郑红身上没多少钱了,所以才选择住在网吧省钱,她觉得赵近东未必会给她钱,她也得给自己留条后路,这不,刚网吧勾搭了一个打游戏的青年男人,正跟他调笑呢,能请她吃顿饭也是好的呀。

    她正要夸那男人游戏打的好,就被人拎住了衣领,直接拽了过去。

    她回头一看,是嚣张又俊美的宋琛。

    “你来。”宋琛说。

    来给她送钱的嘛?

    郑红半疑惑半兴奋地,就被宋琛给拽出网吧去了,到了外头她就笑着说“怎么是你来,近东呢,他让你……”

    “你以后离他远一点。”宋琛回头说。

    郑红愣了一下,冷笑说“你不是来送钱的?我又没找你要钱,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

    “就凭我已经和赵近东结了婚,”宋琛说“他不好办的事,我可好办。我们俩结了婚,他赚的每一笔钱,都是我们俩的共同财产,我不同意,他一分都不敢给你。”

    郑红面色憔悴,只是冷笑,也不说话。

    “不要再这样伤害你的儿子了。”宋琛忽然很厌恶郑红这副样子“再敢伤害他,我跟你没完!”

    他心里忽然起了一种很强烈的愤慨和心酸,仿佛一想起赵近东受委屈他就受不了一样“你不要逼我真的对你动手!”

    他这样愤慨,谁知道竟然像一拳头打在棉花上,郑红颇不以为意地垂头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发皱的衣服“我劝你也不要惹我,惹恼了我,你以为你能有什么好下场,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会完蛋。”

    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感觉比什么影视剧里的恶婆婆都要可恨。宋琛后退了两步,似乎一时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扭头就朝车子的方向走。

    郑红见他气的手都在抖,忽有些疯癫一般的兴奋,她最近也吃够了苦,她受够了,也该有人陪着她一起受。

    宋琛走了几步,忽然转过身来,快步朝她走了过来。

    郑红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你要……”

    话没说完,宋琛“啪”就给了她一巴掌。

    郑红都惊呆了“你……你……”

    “是啊,我,我。”宋琛说“我打我男人的亲生母亲,真是不孝。”

    郑红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脸色瞬间变得通红“你……”

    宋琛“啪”地又给了她一巴掌。

    从没有打这么痛快。出错了,请刷新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