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都市言情 > 我本港岛电影人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二章 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无关风与月
    s:求推荐票,求月票,求订阅!

    陆文昭下拜,微微抬头,眼眸泛冷,眼角充斥着血丝。

    人的眼睛终将会血红到如此程度嚒?许多人都不知道。

    他微微转颈低望,犹如狼顾鸱张,目似滴血——

    一双眼眸复杂到让观影的人都屏气凝声,心脏突突的跳了两下。

    血色朦胧的主观镜头下,昔日袍泽,尸横三尺外,目瞪难以眠。

    目不能寐,死死的盯着陆文昭的弯下的脊樑。

    嘴角挂弧,如铁钩勾肉,眼皮带嘲,像钢刀剔骨!

    这眼看不清,也道不明。

    这笑…这笑也不知似默似嘲!

    伏身下拜狼顾回首的陆文昭嘴唇糯动,却终将没有张开。好似血肉相粘,撕不开!

    板回脸,眼底闪哀,眉间挂狠,“今日开始,本官主理北镇抚司衙门!”

    镜头一一扫过周边昔日的同僚下属,每个人都冷冷的看着他。

    身子一颤,双手扶了扶自己束鬓冠,略微佝偻的身子慢慢挺直,轻蔑的掸了掸朝服,“至于这些乱臣贼子……”

    看也不看地上的尸首,咬碎牙根,声音冰寒,仿若九幽钻出的厉鬼:“乱刀剁碎,拉去……喂狗!”

    周围寂静,无人称诺。

    北镇抚司仿若冰窖,眼前这位昔日土木堡之变中活下来的上司让他们遍体生寒!

    “对厂公大不敬者杀无赦!先斩后奏,皇权特许!”

    陆文昭朝着曹之钦离去的方向虚空拱手,猛然抬头,“镇抚司众将听令!把这几个乱臣贼子剁成肉泥,喂狗——”

    说罢,飒遝流星转身离开,朝着前边这破败残缺墙壁上残留着乌黑血渍的边陲关门走去。

    地上的影子张牙舞爪,似乎在挣扎,似乎不愿意进入眼前这仿若地狱的小城。

    镜头下,这关门好似血盆大口!

    夕阳落下,镜头挑高——余晖照着笔直的大杆,照着头颅,照着大明的旌旗,最终消失不见。

    剪影重叠,渐渐消失,持续升高——一轮明月浮现。

    皓月当空,凉风阵阵。

    马匹闲散的低头吃着草,旁边有一只芊手掰开豆饼,捧在手中,喂骏马吃残渣。马蹄刨了刨,吃的摇头晃鬃,玉手轻轻抚摸着马头。

    旁边,两个裹着粗布兽皮的粗鲁汉子拿着酒壶灌酒,其中一位喝到兴起,棉袄褪在腰间,裸着上身,篝火的火苗映着黝黑的皮肤。

    “以往老听周都尉讲什么兵行险着,世事如棋,俺们当兵的,一样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现在俺大概是有点懂了……”脏兮兮黑炭络腮鬍粗汉(刘清云)醉醺醺道。

    “周淮安那个棒槌懂个屁!他就一练武的,懂得个屁大道理!”瘦高披头散髮的男人(袁祥仁)咧嘴露出一口黄牙。

    “总之护送完邱女侠和这位小姐去龙门客栈,帮助周都尉做好事情就算完!”络腮鬍呲着牙咬下手中的兔肉,透着淳朴。

    “黑炭,你忙完这一次,想要做什么?”瘦高散发男突然问。

    “喝酒吃肉……”

    “吃吃吃,就知道吃!我就想找个正经家的婆娘好好睡一觉…”

    瘦高个抿了抿嘴,“最好给老子生个大胖小子,老子让他读书考个……——”声音一顿,说到读书的时候,尴尬的搓搓手,“考个秀才就行!以后也和周都尉一样读书写字!”

    “女人有什么好?俺还是想吃酒吃肉!”

    “你个憨货,无后为大!”

    瘦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