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都市言情 > 山海八荒录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哭笑应无所住
    拳剑交击,天地变色。

    空气绽出肉眼可辨的波纹,密密麻麻,像开裂的冰层,发出“嘎吱嘎吱”的刺耳音波。山壁在狂窜的气流中剧烈摇颤,裂缝迅速扩大,一股股裹挟泥石的雨水从山顶倾泻而下,沿坡一路冲涨,交汇成灰蒙蒙的泥河。

    清风、燕击浪四目相对,气势紧紧互锁。燕击浪处于下方,屹立不动,清风腾跃半空,身躯平展,双方兀自保持着拳剑交击之际的姿势。

    “咚!”一声穿云裂石的巨响,双方身后数丈外的斜坡整截断裂,往下滑泻。山腰处的岩壁猛地一抖,轰然坍塌,湍流夹着碎石崩落如瀑,滚滚压下。张无咎惨叫一声,无处闪躲,陷入泥石流往下飞坠,生死不知。

    “轰隆隆!”地动山摇,无数道沟壑沿着坡势崩开,一部分向内塌陷,一部分扭曲隆起。山体连连坍毁,乱石泥流疯狂滚落,响如暴雷,烟雾腾腾。

    二人周围不断塌落,唯有燕击浪身下,尚剩三尺左右的立足之地,形如悬崖孤耸,摇摇欲坠。

    “道友这一剑实乃神来之笔。”燕击浪忽然开口,声音在震耳欲聋的山崩中依然清晰可闻,幽深浩广的虚洞向中心徐徐收缩,消失在他的拳头里。“以身化符,以符化身,符、身转换,巧妙无间。今日一战,洒家颇有所得。”

    木簪从清风发髻悠悠滑落,长发在半空散开。他恍惚望着手里的桃木符剑,斑斑鲜血溅在上面,像殷红的泪。

    太上神霄宗嫡传的神霄剑法,从来都不是一个寒门道僮可以奢望的。他只能靠一本最简单的《符箓真解》,一步步练,一步步想,一步步磨出这柄符剑。

    这不是自己想要的剑,却是世上唯一属于自己的剑。

    一颗混浊的泪珠,悄然从清风眼角滚落,又被狂风带走。桃木符剑在风中寸寸碎裂,灰飞烟灭。

    泥石从上方如雨砸落,清风往后仰倒,跌入滔滔泥石洪流,被瞬间冲远。

    “轰隆!”夜空雷电交轰,照得四周惨白。整座山分崩离析,轰然沉陷,激起遮蔽半空的尘烟。

    大地剧烈震荡,地面挤压拱起,裂开纵横交错的沟壑。振聋发聩的轰鸣声一连串响起,周围的山峰纷纷摇晃,绽出无数扇状褶皱。迅猛的雨水泥流冲刷而下,大片大片的山岩像雪崩般倾泻滑落,此起彼伏。

    燕击浪凌空跃起,一边闪避乱石洪流,一边向远处高速奔逃。在山崩地裂的大自然神威下,大宗师也难撄其锋,不得不暂时退避。

    “轰轰轰——”四下里狂暴如渊,汹涌的山洪吞卷泥石草木,像一条条狂龙从四面八方奔腾而来,连成一片惊涛骇浪的恣意汪洋!

    燕击浪忽然瞥见,山洪卷着一具小沙弥的尸体猛冲而过,尸体双目紧闭,小拇指依稀颤了一下。燕击浪心中一动,折返过去,足尖在水面上轻巧连点,伸臂捞起小沙弥,探入一丝浊气暗察。

    小沙弥的心跳停止,呼吸也无,偏偏皮肉触手温热,尚具弹性,心口似有一缕生机未绝。燕击浪目光一闪,带着小沙弥迅速远离,同时精神力向四面辐射出去。未过多久,他中途转向,追上奔涌的山洪,繇猊的下半截蟒身正随着水浪载浮载沉。燕击浪哈哈一笑,一把抓起蟒身,扬长而去。

    一个时辰之后,小沙弥幽幽醒转。

    “阿嚏!”他睁开眼,浓烈的血腥味直冲鼻孔,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周围昏暗难辨,粘糊糊,湿漉漉,全身像被厚软的肉腔裹住。他伸手摸了摸,凑到眼前,全是血,他禁不住惊呼出声。

    随后一只大手把他拖出来,燕击浪谐谑地屈指弹了弹他的光头:“小和尚头大,命大,叫声也大,洒家总算没白忙活一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